首页 警界传真 警情速递

赌气离家20年,饥寒交加的他在龙田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找到了家人......

2020-03-20 23:31 娄底新闻网 贺方 冒燕清

娄底新闻网讯(通讯员 贺方 冒燕清)3月17日,双峰县公安局龙田派出所教导员贺方收到了一封来自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寄来的感谢信,信中字里行间洋溢着写信人姚贤平离家20年后找到家人的喜悦,更多的是对人民警察、龙田派出所、双峰县救助站的感激之情。

微信图片_20200320221331

(感谢信由姚贤平口述,其亲人代写)

这封感谢信的背后,有一个跨越20多年的故事。事情还得从2月14日晚上说起,那是疫情防控最关键的时期,龙田派出所值班民警邹树红接到治安巡逻队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在娄双大道走马街保红村地段发现一个身份可疑的中年男子。

邹树红立即带领辅警赶往现场,刚下过雨的道路泥泞不堪,寒风冷雨的夜幕下,只见一个身形瘦小的男子坐在路边,大冬天的只穿着一件牛仔外套,浑身湿透了,脸上没有戴口罩。民警上前了解情况,男子操着一口外地口音一直嗫嚅着说饿。民警发现男子身上没有带任何证件,与他沟通也不太流畅,邹树红决定将他带回所里仔细询问。

回到所里,邹树红将情况向教导员贺方报告。贺方见男子疲累交加的样子,连忙将他安顿好,为他泡上了一个热腾腾的泡面。

在疫情特殊时期,辖区出现一个沟通困难、没有身份信息的流浪者,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他是否有可能是新冠肺炎感染者?贺方心头浮现无数种疑问。

待男子稍作休息、精神缓和一些后,贺方冒着有可能被感染的风险耐心安抚他的情绪,与他细致沟通。男子拿不出任何能证明身份的证件,也没有通讯工具,对自己在疫情期间一个人在外游荡的情况也说不出缘由。贺方怀疑该男子是不是一名隐姓埋名浪迹社会的上网逃犯,于是,他一方面将该男子拍照以后迅速传给局刑侦大队民警请求比对信息,另一方面继续与男子耐心交流。

2个小时过去了,经过一番艰难的交流,通过男子勉强写下的字迹,贺方终于掌握到一些关键信息:男子叫姚贤平,贵州人,1974年10月2日出生,不识字,已经离家20多年了,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手机,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联系,有一个哥哥叫姚贤军。

仅凭一个不太确定的名字和贵州省这么大的地域范围,如何联系上他的家人,这就犯难了。贺方通过公安搜索平台,一个一个信息比对、一条条线索排查,终于发现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朱家场镇龙眼村有一个叫姚贤平的男子,但是出生年月对不上,也没有照片,该户口已注销。随后,在玉屏县找到一个叫姚贤军的人给姚贤平辨认,他却称不是他哥哥。

怎么办?贺方没有放弃,他多方联系,通过玉屏县刑侦大队的朋友找到玉屏县朱家场镇龙眼村的村长赵中鑫。经赵中鑫证实,他村上确实有一个村民叫姚贤平,离家有20年了,哥哥叫姚贤军。几番辗转,赵中鑫证实该男子就是已离家出走20年的姚贤平。

在当地派出所的大力支持下,贺方联系到姚贤平的哥哥,通过微信沟通及照片确认,对方非常激动,确认这就是他走失20年的弟弟姚贤平,家里人非常想念他,会马上过来接他回家。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正值防疫关键时期,跨省人员流动相当困难,姚贤军父子出不了村,办理手续需要时间。加之姚贤平身体状况较差,在等待亲人从贵州来接他的这段时间,怎样安置他呢?民警决定求助救助站。

当邹树红将他送到县救助站,工作人员为姚贤平测量体温时,额温枪显示37.6℃!这下,大家都有点慌神,明明在派出所时体温还是正常的,这是怎么回事呢?邹树红立即带人将姚贤平送到县人民医院隔离医学观察点做检查,万幸姚贤平的体温又迅速降了下去,当检测结果出来一切正常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才把姚贤平重新送到了县救助站。

回到派出所时,天已经微微亮了。接下来的几天,邹树红每天都与救助站联系跟进姚贤平的情况,密切关注他的身体状况。

一个星期后,姚贤平的家人终于从贵州赶到了龙田派出所,贺方立即带着他们来到了救助站与姚贤平相见。时隔20多年没有见过面,姚贤平近乡情怯,不敢与亲人们相认。经过短暂的沟通交流后,他们终于激动地拥抱在一起。贺方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然鼻子有些微微发酸,但脸上却开心地笑了。

通过与姚贤平家人的交流,大家得知姚贤平多年前因为被父亲殴打,赌气离家出走,一路颠簸,辗转到了耒阳、衡阳,最后在衡阳当地一家砖厂干了20年的体力活,一直没有和家里联系,家里人也以为姚贤平已不在人世了。春节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砖厂不能开工,老板便遣散了工人。姚贤平无处可去,又没有任何生活来源,便想去找点事做,但身份证早就丢了,无法坐车,他只能步行,走了数日,一路饥寒交迫,从衡阳来到了双峰县走马街镇,直到他被民警带回派出所。

面对感激不尽的姚贤平和他的亲人们,龙田派出所民警都表示他们只是做了人民警察该做的事情,并嘱咐姚贤平和他的家人一路平安。在将他们送上车后,民警们又继续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

责任编辑:谭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