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农村商业银行 一线传真

外婆做的糖油粑粑

2017-01-09 14:56 本站原创 陈国安

  小时候,总渴望着过年。

  每当春节将至,外婆总会拿出十八般武艺般的厨艺,在寒冷的冬天,给我们炸上一大锅的糖油粑粑。

  外婆用白面、精油、蔗糖做的糖油粑粑,圆溜溜、油亮亮,黄而不焦,软而不粘,香中带甜,甜而带香,甜到心里,香到心里。那纯净的内馅、那金黄的可口的外衣、是那样的色香味俱全!

  那时的我,守着灶台,涎着口水,闻着从锅子里炸出来的粑粑香气,舍不得走开,时不时还吭吭几声:“外婆,好了没?能吃了不?”外婆总是慈祥地笑着说:“小馋嘴,看给你急的。”

  的确是猴急猴急得,可也是美好得。当外婆给摆好的长凳子上排上一长龙似的一碗碗圆溜溜、油亮亮透着香气的糖油粑粑时,所有的等待都化成了那一刻无比的喜悦。外婆说:“烫着呢,别着急,慢慢吃,吃了外婆做的糖油粑粑,就不怕没有好运了!

  后来,我在农商行工作了,可外婆却离我而去了。一天天,一年年,弹指之间,时间把我从童年推向了成年。

  如今,当我在长沙南门口再次品尝糖油粑粑时,关于糖油粑粑的概念,仅仅是在春节来临时候吃上一碗香喷喷的粑粑,然后告诉自己,今年都会走好运的。春节,那份曾属于我的那份童趣,那份天真,早已渐渐地褪去,继而再渐渐地消散;曾经,我的那份幼稚,那份无邪,也渐行渐远,远在那遥远的记忆里。于是,我读懂了那碗圆溜溜、油亮亮透着香气的糖油粑粑里面不只是可口的馅料,更多的是幸福和爱。(毛少龙/作者)

 

责任编辑:梁瑞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