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农村商业银行 一线传真

好读书,不好读书(对联有感)

2017-01-09 14:55 本站原创 毛少龙

  晚饭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这是父亲跟我的共同功课,晚餐过后的半小时,去一大桥下的涟水河边走走已经成为我和父亲的必修课程。今晚吃完饭,我习惯性的换好运动鞋,等待父亲的出门。但是过了一会,父亲却把我叫到跟前,让我解读一幅对联。我心里好一阵纳闷,为何父亲不出门散步,却让我对起了对联呢?但是父亲的话又让我好奇,于是我拿过对联一看,只见上联是“好读书,不好读书”,下联是“好读书,不好读书”。我一看,懵了,上下联怎么一样呢?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对联本身没有问题,五分钟时间思考。”喜欢读书,不喜欢读书?好好读书,不好好读书?完全找不着头绪,我百思不得其解。

  五分钟作罢,父亲叹了口气:“没想出来吧!”解读这幅对联的关键在于要会读,读对了意思就很明了了。“好(hǎo)读书,不好(hào)读书;好(hào)读书,不好(hǎo)读书。”父亲一读完,我恍然大悟。上联中讲到在读书的大好时光,不喜欢读书;下联中讲到等到喜欢读书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失去了读书的最好时机。完整地理解这副对联,与“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异曲同工。揣摩对联,我不禁对号入座,这说的不就是我自己嘛,顿时有些惭愧。

  父亲曾经是联社办公室写作人员,喜好公文写作,尤其擅长公文材料稿子。在父亲的业余生活里,读书占去大半。每到假日闲暇时,父亲早早起身,拿出一本书慢慢咀嚼,读到精彩处,还会情不自禁的大声朗读出来。我佩服父亲的毅力,在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静静地坐下来读书是很不易的。父亲常同我开玩笑说:“爸爸留给你的最大财富恐怕就是一屋子的书啦。”父亲经常敦促我读书,隔个两天就问我最近读了什么书,有时候还会与我交流心得体会。

  在最近的两年里,父亲也常会带上老花镜看看作为通讯员的我的一些文稿,看完后,父亲时而摇头,时而叹息。文章看完后,我拿过来细看,早已面目全非了,多处被父亲用红笔圈出,让我再仔细修改。有时候脾气一上来,我也会赌气似的把稿子放在一边,出去玩了。每当此时,父亲总会无奈的转过身,默默的为我修改,等我玩完回来,只见书桌上静静的躺着父亲为我修改完毕的稿子。那时我才会想起年迈的父亲带上老花眼镜在台灯上为我修改的场景,心中不免有几分惭愧。

  曾经我觉得读书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上班以后读的时间就更少了,我总是向父亲抱怨没有时间坐下来读书。父亲说我是在找借口,实际上是静不下心来读。

  但是去年,我的观念有些改变,每当联社订阅的中国金融、地方金融、湖南农信、当地金融等报刊发下来,我便会像海绵吸取水分那样汲取报刊里的知识,如果时间紧迫,就先粗粗的浏览一下,把自己认为有价值的留下,日后细细品味。接下来就是寻找时间,将留下来的文章再品读一番,细读中,再将沙子淘去,剩下的就不多了。最后一步也是最原始的一步,就是将为数不多的杂志、报纸里的美文剪下来贴在本子上。几个月下来,杂志、报纸定会化整为零,可谓“吹尽黄沙始到金” 。一有时间就把剪下来的文章拿出来温习、品味,味道还真是不错,收获自是大大的。

  如今读书、写作已经成为我生活和工作当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突然觉得读书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如同我们散步,就如同去度假村休闲一样。如果说散步运动的是身体,那么读书运动的就是思想;如果说去度假村放松的是心灵,那么读书放松的就是情感。这样一想,读书就是件很轻松的事儿。

  在可以读书的大好时光里,尽情读书,享受读书,在可以写作的日子里,让思想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放飞自由。(作者/毛少龙 编辑/邓向群)

责任编辑:梁瑞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