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集合 娄底农村商业银行 一线传真

庆伯伯与便民卡的故事

2017-01-09 14:55 本站原创 毛少龙

  犁头嘴大桥是西阳县十分突出的沿江风光带,走在犁头大桥,两岸的景色尽收眼底,邀上亲朋好友,划一只渡船,在徐徐的秋风中,宽阔的河面上,享受着大自然带给我们的美好时光。这就是犁头大桥,我老婆生长的地方。来到犁头,如果只看这里的风景不吃这里的农家乐那也是一大遗憾。这一天,我随岳父去庆伯伯的鱼塘边张罗点河虾。

  “小毛,快来!你看我修的这块地,还差点儿资金,我家可以多贷点儿款不?”我们的车还未停稳,便听到不远处一个高亢的声音招呼着。“这是犁头村我岳父的哥哥,我的庆伯伯,10多年的老支书呢, 退下来后和家人一起经营农家乐。他家呀,地势好,饭菜又做得可口,价格也公道,是我们这里除了犁头生态农庄外价格最公道、效益最好的一家。”庆伯伯给我们倒了杯水,张罗着我们坐下,便急忙向我询问,对于这个为犁头村辛劳一辈子的朴素老人我还是挺尊敬的,我问庆伯伯:“你上次在我社贷款的5万元不够吗?庆伯伯见我这样问,以为不能借,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尬尴的说:“要是不能借就算了,我也知道今年娄底的金融形势不太好,你们也有难处,我到其他人那里想想办法。岳父有点不高兴了,“毛少龙,这个忙你得帮!”从公来说:“庆伯伯和你们信用社已经合作了一年,他不仅贷款用途合规合法,而且讲信用,收入稳定。从私来说:“他是你的长辈,我的哥哥,亲戚之家帮帮忙难道也有难处吗?看见岳父严肃的表情,我不禁笑出了声,“岳父,庆伯伯,你们把我的意思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觉得这5万元的贷款少了,我可以根据你的贷款规模和用途追加贷款额度,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你们打断了!”

  为了避免尬尴,我便问起庆伯伯的农家乐规模。长期以来,由于受交通、经济等因素的制约,犁头嘴大桥始终“养在深闺未人识”。前些年从支书的位置上退下来后,在家闲得慌,总想做点什么,正好棉花厂这边开始开发建设,便和家人商量,先是把堂屋改成了餐馆。经过两年的经营,倒也有了现在的规模,庆伯伯指着面前这一排以老堂屋为中心而新建的平房对我们说:“‘十一’期间,我把儿子、儿媳,姑娘、姑爷全都叫回来帮忙,一家人从早上吃了碗粉就一直忙到天黑才吃饭,‘十一’的当天就收了7000多元呢。”说得兴起,庆伯伯又带着我们穿过过道,来到农家乐的后院,指着刚刚挖好的地基兴奋地对我们说:“犁头大桥这地方风景好、空气好,离城区又特别近,前几年就有好多娄底的老板专程来这里来钓鱼吃饭。我打算在这里建一栋现代型的农家乐,提供给前来钓鱼游玩的顾客们居住,后院里种上点儿果树,然后中间修一个停车场,再给绿化绿化,生意保准能更红火,还能带动乡亲们致富呢。趁着郊外游玩的这股春风,我这老家伙虽然退了,但还是能为犁头大桥的人民服务的啊。”说到这里,庆伯伯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羞赧,“小毛,你看我这儿想赶在暑期来临之前弄出个样子来,但是资金……”

  这回我理直气壮地对庆伯伯说:“您呀,尽管来办吧!我们给您授信的金额是15万呢,您才贷了5万,还能再贷10万!还有啊,我推荐您办一张我们信用社最好用最实用而且也是老百姓满意度最高的福祥便民卡,这福祥便民卡随用随借,随借随还,随还随借,循环使用,最大限度减少了利息支出,节省了成本。您什么时候有需要,都可以来贷的。

  这卡这么好用啊,那我要办一张,听到我这样说,庆伯伯的脸像开了花一样灿烂。

  离开庆伯伯的农家乐,随岳父行走在这干净整洁的犁头乡村公路上,看着公路两旁的美景,我不禁喊出:“真是好山,好水,好地方啊。”   (作者/毛少龙)                                                          

责任编辑:梁瑞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