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娄底 人物

成仿吾

2011-11-01 16:48 http://www.ldnews.cn/ 娄底新闻网 陈政初

成仿吾

成仿吾(1897~1984),原名灏,笔名芳鸣等。新化县琅塘镇人。1910年赴日留学,1916年入东京帝国大学造兵科。1921年回国,与郭沫若等组织创造社,参与编辑《创造》季刊、《创造周报》、《洪水》等。1924年任广东大学教授兼黄埔军校教官。1928年赴法,在巴黎加入中国共产党.主编《赤光》。1931年回国,任中共鄂豫皖省委宣传部长、省苏维埃文委主席兼红安中心县委书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委员。参加了长征。后任中共中央党校教务主任,陕北公学、华北联合大学校长,晋察冀边区参议会议长,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委员,《北方文化》杂志社社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东北师范大学、山东大学校长,政协山东省副主席,中共中央党校顾问,湘潭大学校长,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名誉校长。是全国政协第一届委员、五届常委,中顾委委员。著有《长征回忆录》,译有《共产党宣言》(合作),出版有《成仿吾文集》等。

二万五千里长征,红军战士爬雪山、过草地,以其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震撼环球而举世闻名。在由三万多人组成的行进的“铁流”队伍中,走着一个唯一有教授头衔的人。他个子不高,穿一身不合体的旧军装,腰束皮带,打着裹腿,操一口浓重的湖南新化口音,他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革命军人,又无时不显露着学者风度。这就是来自湖南新化县的成仿吾先生。

1897年8月24日,成仿吾出生在新化县知方团(今琅塘镇)澧溪村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那正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日益深入的时代。时代的磨练,个人的奋斗,人民的召唤,使成仿吾成了我国二十世纪的杰出人物之一。

卓越的无产阶级文学家

成仿吾从小就在一个博览群书的好学家风氛围中成长,从而培养了他刻苦攻读的良好习惯。4岁,他就开始识字读书了。他资质禀赋皆为上乘,有过目不忘、出口成章的天资,很受其曾祖父、祖父的宠爱。祖父成明郁,是清同治九年(1870)的举人,光绪三年(1877)进士,曾任过直隶行唐、广昌的知县和知府,因对清政府腐败的不满,1891年毅然辞官返乡从教。祖父给他取名成仿吾,意思就是仿我。事实上,日后他远远超过了他的祖父。

童年时,他先后在私塾、书屋、官办小学读过书,小小年纪,便因成绩优异、文采过人而闻名乡野。13岁时,成仿吾随其大哥成劭吾(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员)东渡日本,就读于名古屋的第五中学。成邵吾一人的公费供兄弟两人留学,生活自然艰苦。但是,仿吾学习极为认真,一天能背熟l00多个单词。不到一年,就掌握了日语,说、读、听、写,样样超过别人,被师生称为“语学天才”。一天,一个日本学生用蔑视、侮辱的口气说:“你们中国男人拖着一根小辫子,女人一双小脚……”,成仿吾听了怒不可遏,伸手痛打了这个日本学生一记耳光。在名古屋第五中学不到一年,他就完全掌握了日语,后来经过努力,他精通了日、英、德、法、俄五种语言。在读完大学预科的工科后,他抱着富国强兵的志向考进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的造兵科,攻读枪炮专业。

那时他以为要富国强兵必须有现代化的武器。不久,他在实践中逐渐认识到救国不能光靠科学技术,更重要的是先要提高群众的政治觉悟,依靠人民大众起来,推翻旧社会,创造新社会。于是他弃工从文,回国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洪流。不久就和郭沫若、郁达夫等人发起组织了革命文学团体创造社,1922年在上海创办了《创造季刊》等多种文学刊物。成仿吾在创造社初创时期,他写了《学者的态度》、《新文学之使命》、《<呐喊>的评论》等很多的文艺理论与文艺批评文章;创作了《一个流浪人的新年》、《深林的月夜》、《灰色的鸟》、《牧夫》等四篇小说和独幕话剧本《欢迎会》。用文艺的形式唤醒广大群众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觉悟,对推动我国“五四”新文化运动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成仿吾是创造社的元勋之一,郭沫若称誉他是“创造社的心脏”。他在当时的文学理论和文学创作中抨击黑暗社会,批判封建愚昧,痛斥帝国主义侵略,充满火一样的战斗热情,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轰动效应,鼓舞了整个青年一代。

成仿吾的文学思想向着无产阶级文学思想转变的时期是在1927年大革命前后,针对文学队伍中有的投敌、有的退隐、有的颓唐乃至最后四分五裂的现状,他发表《从文学革命到革命文学》等重要论文,认为文学是社会的上层建筑之一,革命文学应该向着工农大众。又明确指出:任何忽视文学在社会变革中的作用的观点都是错误的。1926年4月,成仿吾负责编辑《创造月刊》的第三、四期,发表了《文学家与个人主义》一文,提出了一个文学家思想改造的问题,指出文学家要在思想上除旧布新:去掉个人主义,发扬集体主义,并热情地召唤:“忠实的文艺的叛徒,勇敢的革命的战士,我们齐来把这个人主义的魔宫推倒!”

成仿吾对文学事业一往情深,他一生任何时候都没有离开文学和告别文学,就是在他参加中国革命后最为艰苦最为繁忙的时期,他仍然对文艺问题十分关注,发表过一系列宣传与发挥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精辟见解,参加过一系列文艺界的重要活动,组织过晋察冀文艺工作者和陕公、联大、华大师生认真地贯彻毛泽东思想。例如在鲁迅逝世后,他很快写出文章纪念鲁迅,呼唤文艺界“应该高高举起鲁迅的旗帜”。接着他发表了重要论文《写什么》,明确地号召:“我们今天就是应该拿全部的力量来写这样一个时代,写出我们中国人的要求、痛苦与斗争。我们应该高呼抗战、宣传抗战,描写我们的民族英雄,写为国牺牲的烈士。一个有四万五千万人口的伟大民族的觉醒中,在开始怒吼,在开始革命的行动,谁能够把这里的现实生活一角写出来,他就创造了好的作品。”

1938年,成仿吾向陕北公学流动剧团提出了“要流动到工农群众中去”的著名文艺观点。这个观点,可以说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前,第一个试图从根本上解决文艺与广大人民群众紧密相结合的宝贵的创议,为毛泽东文艺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有益的贡献。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后,成仿吾积极领导敌后文艺家深入学习这篇讲话的精神,全力号召文艺家克服脱离生活、脱离群众的缺点,把普及与提高结合起来,努力创作表现抗日斗争时代精神的作品。

建国以后,他被选为全国文代会第一、二、三、四届委员,时刻关心着人民的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发展。邓小平在第四次全国文代会上的祝辞中提出“文艺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人民需要艺术,艺术更需要人民”等著名的命题,在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文艺思想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成仿吾高度评价邓小平的祝辞.认为它是我国新的历史时期文学艺术的战斗纲领。

成仿吾一生耕耘几十秋,著译数百篇,不仅写出了许多诗歌、小说、散文与话剧等著名作品,而且在文艺理论和文学批评方面大有建树。为我国社会主义文学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不愧为二十世纪中国卓越的无产阶级文学家。

责任编辑:吴娜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