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娄底 文化娄底

那山·那水·那人——梁山中和王安刚的书画情缘

2021-06-08 09:35 娄底新闻网

5

(梁山中画作,王安刚题字)

4

(梁山中画作)

6

(梁山中画作)

今天谭雄文从老家过来,进我的画室看了一阵画讲,“山哥,你这是画德江白果砣”,我笑着说,“这都看出来了。”“哎,和你一起去的白果砣,你在河边写生,我在边上看。”“你记心可以。”他又讲,“德江的王安刚老师,你和他现在联系多不?他写了二幅字给我,裱起来挂在家里,来玩的人个个讲好。王老师还和你合作了好多书画作品。”谭雄文这一说,我想起了在贵州德江的好多往事。

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天气格外炎热,天上好似有两个太阳一样,白果砣乌江的水面,在阳光下闪动着一片片的金光,那些往来的货船,时不时惊起无数的水鸟,那些阳光下的水鸟,好似穿上了金色的外衣。我和谭雄文坐在公园的凉亭里一边闲聊,一边看着眼前的景色,这炎热的天气,心中有一种讲不出的沉闷。良久,谭雄文讲,“山哥,走吧。”我说,“你先去玩,我搞两张写生,等一下来接我。”他一听,开车走了,我开始写生。

夕阳下山的时侯,他来接我,两人回到德江县城,至一小店,开了二瓶冰啤酒,一杯进口,怎一个爽字了得!边吃边聊。谭雄文说,“山哥啊,你莫看德江这小县城,还出过大人物呢。”我问,“什么人物?”“人民公园有一个田秋的铜像,介绍讲是明朝的布政使,大教育家,大书法家,边上有一个纪念他的宝塔。还有一个德江书画院,里面有好东西。”我一听,连忙说,“哎呀,那等一下去瞧瞧。”

16

(王安刚书法作品)

15

(谭雄文)

饭后正是华灯初上,街上车水马龙,一片繁华,两人走路去人民公园,路过一书画工作室。谭雄文说,“山哥,里面有人在写字。”我一看说,“进去瞧瞧。”店里约有十来人,每人手上拿了字画,都在专注看一人写字。写字者气定神闲,心无旁鹜,笔下那隶书写得厚重而灵动,古拙中透着圆韵,行笔徐缓而优雅,于森严的法度中透出无限的宽博与自由。作品完成后,他看了数秒,才从容放下毛笔,然后盖章。旁人有的点头,有的以手比划,有的拍额,皆不作声。我许是酒有点高,见这字写得真心不错。开口道,“到德江这么久,今天算见到书法作品了。”边上一后生讲,“在德江以前看见的难道不是书法?”我讲,“在德江没看见这位先生的作品,这些天看见的都是写字。″他又讲,“写字不就是书法吗?”我讲,“书法是写字,写字不是书法。”写字的先生笑着问我,“听先生口音,不是德江本地人,请问是哪里的?”我说,“从湖南过来的。"谭雄文接着介绍,“我俩是湖南涟源人,我哥在湘潭工作居住。”他连忙道,“贵客,贵客,这么远来的,又是同道中人,难得,难得。”边上有人问,“先生尊姓大名?”我笑着说,“梁山中。”大伙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谈论书法方面的体会,十分投缘,我开口问写字的先生:“可以写幅字给我留个纪念吗?”他接口应道,“好!”他铺开纸,凝神静气站了会,不慌不忙下笔,写好后轻轻放笔,站开看了下,然后盖章。我看作品上的名字,笑着说“哦,原来是王安刚老师,多谢,多谢了。″王安刚笑道,“都是同道中人,不用谢。”边上有人给我递杯茶,“来,梁老师,喝杯茶。”我接过茶,问道,“今天高朋满座,有什么好事?”一长者告诉我,原来德江县将开展一次书法大赛活动,今天到王老师这里来,请他指点指点。有人马上补充:“你莫看王安刚老师年轻,他是我们德江县书法家协会的主席,诸体皆能,以隶书见长,在全国获过很多大奖的。”我问王安刚老师哪年的,王安刚老师说,“七九年的,快奔四了哦,梁老师主攻什么书体?”我答道:“我比你大十岁,喜欢画画,古人讲‘书画同源’。”王老师又问,“梁哥到这里是走亲,还是访友?”我回答:“和老表到这里做事,老表在碧桂园包了点活做。”一大帮人就天南海北,古今中外,一顿海聊,感而慨之,赋诗一首:半世飘零无足取,一支拙笔写红尘。三生石上情缘梦,二行泪水洒清风!

欢乐的时光真短!不知不觉过了十二点,临别和王安刚老师约好下次我带空白画来请他题字留念。

过了很长一段日子,画了一些画,和谭雄文去拜仿王安刚老师,王老师非常热情,题了字,盖好印章。硬要留我俩吃饭。

过去了这么多年,每次想起都非常温暖,都会想起那些青翠的高山,温柔的流水,还有那个温暖的人。

2021年6月写于湘潭 梁山中

6

(梁山中画作)

7

(梁山中画作)

8

(梁山中画作)

13

(梁山中画作)

责任编辑:罗腾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