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图片频道 视频频道 房产频道 汽车频道 热点专题 民生地带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类信息 湘中社区 微娄底
首页 文坛艺苑 青春娄底 正文

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字号: 2012-12-18 15:20 作者:胡春林 来源:娄底新闻网 我要评论(0)

【编者按】胡春林老人,有着闪光的历史。他祖籍娄底市双峰县,出生于上海市,自幼陷于困苦,八岁时落难长沙成为孤儿;十二岁投身革命,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伍后参加了衡宝战役、两广战役及剿匪,多次立功受奖,是当时人民解放军中年龄最小的参战军人。一九八四年四月因伤残提前离休,亦成为全国年龄最小的离休干部。如今他已是七十四岁高龄了,常常想起过去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想起那些生死与共的战友,想起自己成长过程中那一串难忘的故事,总是情难自禁,感慨万端,尤其在喜迎中国共产党九十华诞之际,他更是心潮澎湃。

 苦难童年

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娄底(今双峰金溪高塘村)人。

抗日战争期间,为避日寇,我们姐弟俩跟母亲,从上海乘火轮经汉口、长沙,回到湘乡老家。当年湘乡县包括现在的双峰县、娄星区、涟源市部分区域。

我们从上海回湘乡时,弟弟春刚还怀在母亲的肚里,我被母亲抱着,姐姐桂英被牵着。当时爷爷健在,他住在湘乡街上衙门前一处自建的两屋木楼房内,我们回湘乡后与爷爷住一起。爷爷叫胡子和,是湘乡远近闻名的木匠,人称“桃二木匠”。

随着抗日战争吃紧,交通中断,同时也中断了父亲的生意;而弟弟又出世了,全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爷爷脾气变得暴躁起来,有一次我找爷爷要几个铜板买零食,他极不耐烦地顺手扇了我一耳光,那是拿斧头的手呀,我顿时晕死过去。过了很久我才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往后我再不敢正视爷爷,更不敢要钱买东西吃了。慢慢地,我们的生活陷入绝境,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母亲将我和姐姐送到了永丰镇乡下一位稍微富裕的姑表兄家。这地方名叫篓子冲,我和姐姐在这里帮忙打柴、放牛,直到战争结束,母亲才将我们接回湘乡。我们回到母亲身边后,只见母亲一副病态,弟弟骨瘦如柴,爷爷更是老态龙钟。抗日战争胜利后,因为一直等不到父亲的音讯,母亲更焦急起来,在经济上、精神上承受的煎熬几近极限时,母亲听到了一个如雷轰顶的消息,一位从上海返乡的亲戚告诉她:父亲在上海另找了一个婆娘。可怜的母亲,精神彻底崩溃了,一夜之间,她老了许多,越发显得憔悴,几天后终于病倒了。祸不单行,十三岁的姐姐又被人拐走。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母亲带弟弟在外做保姆未归,我和街上的一些小伙伴玩耍,突然看见姐姐提着自家的一口小红皮箱,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朝河边走去,我立即追了上去喊道:“姐姐你到哪里去,妈妈会急的,你回来!会被拐子拐走的!”姐姐开始未搭理我,直到快上一艘小船时,她猛然回过头来,满脸泪水地说:“春伢子莫拢来了,我到一个有钱人家去,回来再接你们!妈妈可怜,养不活我们三个人,我先走了,以后一定来接你们!”这好似切去母亲心头一块肉。六十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得到姐姐的音讯。

为了去上海寻找薄情寡义的父亲,我们母子三人从湘乡县城出发,开始了长途跋涉。那时母亲的痨病已日趋严重,我和弟弟又都瘦弱不堪,不知走了多少天,我们一路乞讨来到湘潭,不幸的事再次发生,我弟弟患急性脑膜炎无钱医治,被活活折磨死了,这给了母亲再一次沉重打击。

到达长沙后,母亲贫病交加,她再也走不动,完全拖垮了。无奈之下,她住进了长沙市的一所教会医院——长沙市天主堂医院(现长沙市二人民医院)。病房里一共住了四位女病人,也有带了孩子的。在母亲卧床不起期间,我始终陪伴在母亲的身旁。

母亲的病,在当时医疗水平下,属不治之症。母亲临终前夜,把我唤到病榻前,她侧着身子,眼中饱含着泪水,用那苍白而削瘦的双手,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对我说:“崽呀!娘只怕熬不过今夜了,娘死后,你要在娘的坟前叩三个头,要立块碑,等你长大了,把娘的骨头带回老家乡下,埋到祖坟山里去!娘会保佑你。”又说:“娘舍不得你,你命真苦,等娘死了,你到一个好一点的人家做崽去,你的生辰八字,娘写在一张纸上放在小箱里。”母亲还反复叮嘱:要记得她是八月初一生日,要记得烧点纸钱给她,以后要好好读书,长大后做有良心的人,还要记得找那冒得良心的父亲……见我母子凄切悲凉的情景,病友们也都轻轻地哭泣。我当时八岁,已经开始懂事,也劝慰母亲:等我长大后,找到姐姐后一起养活你,赚钱帮你治病,好好孝顺你,你莫死,我们不去上海回老家去。

但母亲的双手还是从我脸上滑落下来,她苍白的脸上突然红润起来,整个面庞呈现少有的光泽,显得更加慈祥。母亲就这样闭上了眼。同病室的汪妈喊来他的两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儿子,帮我爬到被日本鬼子炸毁的楼房里拧铜风勾、窗叶去废品店换来少许钱,买了一些香烛、钱纸,祭奠我母亲的亡灵。很多年后,我遵照母亲的临终嘱托,找到了老家,可惜一位直系亲人都没有了。还听说我那薄情寡义的父亲也不在了,就在母亲死后不久,他也死在上海一个贫民窟里。

母亲死后,我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孤儿,被送到了长沙市第一育幼院。我一直在此生活到12岁。幸逢解放军来育幼院挑选孤儿入伍,我于1949年8月16日光荣地成为一名年纪最小的解放军战士。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抗日战争 胡春林 双峰县荷叶镇

责任编辑:罗铮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