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图片频道 视频频道 房产频道 汽车频道 热点专题 民生地带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类信息 湘中社区 微娄底
首页 文坛艺苑 青春娄底 正文

桃花癫

字号: 2012-12-18 15:17 作者:谢端平 来源:娄底新闻网 我要评论(1)

桃花癫

叮咚,叮咚,钟声响起时,抱鸡婆村的石板路上突然涌出来蛮多人。走在最前头的那个大鸡公子似的后生仔又是方吊霸。他呷了二碗烧酒,劲火子特别足,皮鞋震得路边沿的碎竹子、黄狗棍子、丝毛草、刺蒺藜、茅莓们纷纷躲闪,鸡们鸭们躲进刺蓬窝,狗公们夹着尾巴逃窜。他后面跟着一群八百年前立的杆——老光棍,个个像呷了老鼠子药一样兴高采烈的,狗屎上难撞盐豆子,他们撞上了千年一遇的好事。方吊霸许诺喊一句:桃花癫我要顶你,就奖励一根黄蜂子(芙蓉王烟,下同)。(这里说的“顶”,和论坛里顶贴的“顶”意思不同,请读者朋友注意。)一根黄蜂子要一块多,拱起屁股打十几分钟零工子才赚得到一根烟。不仅有得呷,还有得好戏看,会大饱眼福的。桃花癫说的那句话——抱鸡婆村冇得几个真正的男人,令方吊霸很不服气,他扯长着脖子说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有光棍就问,什么颜色,是红色还是黄色。有光棍自作聪明说,当然是红色,方吊霸要砍下她的头当凳子坐!另一个马上接声说,你是个猪头,好男不和女斗,一定是黄色的,我们有好戏看啰。也有人猜测是紫色、白色、黑色或者绿色,为何?气得啵。不过不知被气得半死的是谁?桃花癫?方吊霸?都有可能。石猫咪碰上铁老鼠,真个有得好戏看了。

然后光棍们七嘴八舌议论着桃花癫——厉害脚色。白虎呢,克死了男人,能不厉害?(桃花癫是不是白虎,目前还冇人考证过并得出肯定的结论。不过村里把守寡的都当成白虎。)眼珠子朝着天上,嘴巴皮涂得红漆马桶一样。……有人主张用另一种方式来惩罚她——她什么都不怕,就怕溜拐精,见到四条腿的鸡婆蛇也鬼叫鬼叫,往她被窝里塞二条,看她夜里做不做恶梦!方吊霸横这人一眼,喝道,明人不做暗事,哪个呷了豹子胆敢背后搞她,老子就送哪个一条四十八节!大家倒吸了一口冷气,裤裆里也冷嗖嗖的,不敢再谈论下三烂的阴招。

桃花癫可不是好惹的。隔壁泽石村出了个生理上的桃花癫,在春暖花开的时候突然就脱下裤子,站在村口唱啊跳啊。而抱鸡婆村这桃花癫是精神上的,更得罪不起的。叫她桃花癫,一则依了她名字的谐音,二则依了她比铁板还硬的性格。几百年来村里就这条石板路,她嫁过来后就倡议修路来。村里人对修路还真敢想不敢做,有人说那是政府的事,我们老百姓管自己碗里的盐不起蛆就行了;有人说这条路几百年了,世世代代都这么过来了,皇帝老子不管,国民党和共产党都不管,我们老百姓又何必自寻苦恼呢?……村里近千号人,有近千种意见。

桃花癫比男人更男人,为了动员修路,她天光半夜挨家挨户地劝说,磨破了嘴皮子。当她把一叠红票子甩在桌子上说是捐款时,麻雀子一样叽喳的村民服了。当她男人在修路时牺牲,工程停下来,她和老伯子大傻又决心凭两个人的力量将路修通。几百个人干不了的事,她想干成,这不是发了癫么?

在石板路的尽头,大樟树遮天蔽日,村委会的石灰墙闪闪发着光。方吊霸不由自主地停住,酒也醒了一大半。刚才那阵紧促的钟声是樟树上吊着的钢板敲出的。这块大闹钢铁生产时村里几百人花了个多月炼出的处女作,挂在樟树上就成了钟。生产队出工、传达上级会议精神,等等,都要敲它。钢钟象征着权力,这象征一直延续至今。光棍们跟上来问方吊霸,要不要开始顶?方吊霸摆摆手说,估且听之,看里面唱什么好戏。

村里开大会,从村委会搬出一张桌子,摆在樟树底下做主席台。今天开小会,就在村委会里。光棍们向来村事国事天下事事事不关心,争着做“三子”——瞎子聋子和哑子。瞎子,大小公事视若不见;聋子,风声雨声全当无声;哑子,就算看到了听到了也绝不做声。方吊霸像逗着一群鸭子一样,以香烟和荤事为饵,引着光棍们来“列席”会议。听着外面的响动,总支胡书记兴奋地从司法所王所长口袋里抢了一包香烟,说,次次打赌我当书(输)记,今天终于赢了一回。

这次乡里十三个自然村都要换届,几十个乡干部以抓阄的方式分了点。王所长抓到去抱鸡婆村的阉就哭丧着脸,他不是嫌抱鸡婆村的人们穷得冇裤子穿,而是嫌抱鸡婆村冇得一条马路。他的鸡婆子(吉普车)只能开到山坳坳,然后要改坐11路车(步行)进去。谁愿意去这狗都不拉屎的山旯旮!抱鸡婆村属于胡书记所在的总支管,算是父母官,他觉得父母官等同父母,哪怕再苦再累他也得去。他骗王所长说,抱鸡婆村村民的觉悟高,换届选举工作绝对好抓。王所长不信,他们就赌一包黄蜂子——开会时有十人来旁听,胡书记就赢了,否则胡书记还当“输记”。

方吊霸朝里望望,桃花癫正对着窗子眼坐着,她那瀑布一样的长发不见了,新剪的“西瓜皮”烘托出她的青春美。村里人形容女人漂亮,常说“夜眉子眼、黄蜂子腰、屁股像个大棉包”,这些桃花癫都具有了,再加上低领子上衣,紧包着屁股的牛仔裤,她比村里任何一条黄牝牛都性感!方吊霸的视线落到她那隆起的胸脯上就胶住了,她胸脯上隆起的是两座馒头山。

方吊霸身后倏地涌起笑声,好几个脑壳凑过来,有人说桃花癫怕是要发作了,衣领子那么低是要放羊进去呷草么。桃花癫见有人对她指指点点,以为她无限风光了,就屁癫屁癫跑出来瞧。一阵香风涌出,外面黑压压一片,男人们纷纷躲闪,有人还打了喷嚏。桃花癫问,今天刮什么骚风,臭男人们都老鼠子似的尾巴接尾巴地出来了?有人扯哄说,我们来列席会议的。桃花癫笑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们关心起国家大事了!

方吊霸回答,太阳想换个口味,以后就从西边出来啦。光棍们吵吵嚷嚷,说,这太阳如果从西边出来,抱鸡婆村就有希望了;什么时候从西边出来啊,我们等不及了……

方吊霸记起此行的目的,推了推身边的一个光棍。这光棍会意就开腔了,问桃花癫:什么叫妇女半边天?桃花癫就告诉他们,妇女这半边天啊,重要得很,如果少了这半边天啊,天就烂了,一百个女娲也补不了。有人就问,这么厉害啊,女娲是站着屙尿还是坐着屙?方吊霸挺挺腰说,就是嘛,冇得盘古顶起,这世界就冇得天!他后面那群光棍就起哄,喊着:顶起!顶起!

“顶”是个动词,男人和女人都懂这个动词的含义。顶起!顶起!这抱鸡婆村的太阳怕真是从西边出来了,平时麦子屁都放不出一个的光棍们不安份了。

胡书记向方吊霸招手说,想列席会议的尽管进来,我这里有一包黄蜂子。大家就涌进去抢烟抽,很快将烟抢光了。一个光棍只抢到空盒子,忙不迭地倒出自己的二块一包的烟,再装进“黄蜂子”烟盒内,并自鸣得意地对着大家晃了晃。屋里摆了三张书桌,分别给书记、村长(村主任,大家觉得叫村长更习惯)、会计的。因为老村长兼了书记,就给桃花癫配了一张,胡书记就坐在她的桌子旁。铁皮桌子掉了油漆的部位已经生锈,白一块黑一块,红一块。六个小组长和五个党员四个村干部只来了不到一半。胡书记用烟给会议补充了点人气,一个光棍猛抽两口说,我们是来顶桃花癫的,她说抱鸡婆村冇得几个真正的男人,方吊霸不服气。

大家就齐刷刷地望着方吊霸。桃花癫这才晓得,原来他们是冲着她在昨晚的村妇女工作会议上说的那句话来的。她说,隔壁泽石村想修路就修成了,因为有一群敢做敢为的男人,而抱鸡婆村冇得几个真正的男人,所以致富路还得靠我们半边天啊。说完这话她就后悔,但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收回来是不可能的。村里好大的反响,连嘴巴被两排卫兵守得挺严的老村长也忍不住败她二句。老村长说,母鸡化雄学鸡公子叫阳记(兆头)不好。

修路真得靠“半边天”们么?当然靠不住。抱鸡婆村的半边天们不是四肢不全五官不正的瞎眼、跛脚之类就是二嫁婆甚至三嫁婆,要不就是从贵州等穷山沟沟里买来的,几乎所有半边天们谷箩大的字认不得几担,甚至有好几个还是白痴(脑膜炎后遗症)。能够“阴盛”起来的唯一原因是物以稀为贵。上山坳组的组长低声说,女人天生是蹲着屙尿的,谁想站着屙,一定会屙在裤裆里。这组长话音未落,他的堂客红二嫚嫚不晓得哪个时候拱进来了,扯着他的耳朵“嘻嘻”笑二声,说,你站着屙尿了不起啦,我们村里哪条水牯哪只鸡公子哪条狗公子不是站着屙尿?!狗公子比你厉害呢。不服气?你抬起一条腿来屙泡尿给大家看看?男人们向这组长吐吐舌头,表示无法支援他。这组长在外面风光无限大话甩甩牛皮吹到天上,回到家里就变成了“气管炎”。红二嫚嫚被炮竹炸烂了右眼珠,她动了动右眼皮子,能将男人们震住。原先气势汹汹的男人们都噤若寒蝉,红二嫚嫚为桃主任撑腰说,我们桃主任蹲着屙尿不假,但恐怕有些男人还想偷看呢。会议室里哄堂大笑。

方吊霸还想讲几句,希望将桃花癫讲得面红耳赤,向男人们公开道歉。这样他才有面子在光棍们面前装装英雄。但那些曾擂拳擦掌要和他并肩战斗打出抱鸡婆村男人一片天下的光棍们早就缩了,退出去在樟树底下享受着“黄蜂子”。方吊霸骂了句:真他妈的只配打光棍的家伙!

谁家往地坪里倒了洗碗水,鸡们鸭们争先恐后挤上去抢水中残留的饭粒,咯咯咯,嘎嘎嘎,声音比村委会里的发言还响。两只鸡公子顶着大红冠子尾巴翘得老高,正昂首挺胸地巡视着。光棍们很窝火,纷纷捡起石子打着鸡公子,鸡公子跳到矮墙上“喔喔”长鸣依旧嚣张。

会议接着开,桃花癫说她感觉春风吹到了县城,又从县城吹到了这偏僻的山村。连大傻也想把抱鸡婆村变成生蛋鸡婆村!生蛋鸡婆生空了肚子,就不生了想抱鸡崽了,我们要让抱鸡婆呷饱呷壮,每天都下蛋。屋外谁喊了一句:谁让抱鸡婆天天下蛋我们就选谁做村长。桃花癫说,要想富先修路,抱鸡婆村千不缺万不缺,就缺一条致富路!胡书记带头鼓起掌来,红二嫚嫚对两位乡干部说,我们抱鸡婆出了女中豪杰,她能带领大家走上致富路,我们妇女同志们选她做村长!

桃花癫说,如果大家都同意修路,这村长我愿意当。她这话就像突然放了个重型炸弹,屋外那棵老樟树差点被震得打筋斗,连蹲在花母鸡身上的鸡公子也滚了下来,胡书记眼睛放光,想当村长的女人在乡里还是头一个呢,如今新农村新女性就是不同。

老村长尖尖瘦瘦,越老越精干的样子,他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说起自己的丰功伟绩来。他不甘心退出抱鸡婆村的“江湖”,但村民们不看好他,他除了背几句语录讲几句从上头学来的大话套话外,冇别的特长。

方吊霸一语双关地说,昨夜我屋里的老鼠子爬到秤里,大家猜猜它有多重?桃花癫以为说的是她,说,这只老鼠子有九十八斤三两,要县城超市里的大秤才打得起,你称溜拐精的小秤不行的!方吊霸怕她误解,刚要开口解释,胡书记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尿渣子少喝点,就仗着酒兴靠着桌子睡着了。

外面几个光棍喊:桃花癫,我们顶你!跛子王二喊得最凶。方吊霸动了动,将头侧向另一面。胡书记说,桃花癫你有蛮多粉丝嘛,如果你做了村长,带领一班女同志,后面跟着一班男同志,再生出一班小同志,革命的队伍就庞大了,我提议你做村长候选人!王所长也说,现在要培养女干部,我支持桃主任官升一级。他转过身来,笑吟吟地对桃花癫说,村长是正九品官员,等你当选了,我们做顶花帽子给你。胡书记说,那帽子越大越好,最好有煮酒用的天锅那么大。胡书记比划着那天锅,那天锅他还抱不了呢。胡书记的幽默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方吊霸说,帽子上还要插几根野鸡毛呢,再扯几尺红布做二面旗子,插在她肩上当令旗。

桃花癫捂着肚子笑毕,说,村长这正九品细得像粒芝麻,戴上那么大的帽子、插上野鸡毛和令旗会好辛苦的,不过我自有办法,到时我请红二嫚嫚做副将,这项形象工程交给她来做。桃花癫左右瞧瞧,叫道:红二嫚嫚!红二嫚嫚从屋外探进头来响亮地回答:到!桃花癫笑着说,帽子鸡毛和令旗都交给你保管啦。红二嫚嫚摆摆手,说,这担子太重,要方吊霸才担得起。

老村长咳嗽二声,冇人理会他,他就猛地站起说,抱鸡婆村男女比例是3:1,这么多男人要被一个女人压,恐怕不太好!他的几个亲戚也起哄,这姜还是老的辣,嫩姜子只能摆看相。桃花癫本来说着玩玩的,她并不希罕什么村长书记的,她只希罕谁当村长书记。她不料想老村长会在这个时候出她的洋相,呆了片刻麻着头皮回击道,我做不做村长无所谓,不过话要讲清楚,我什么时候压着了你们男人?我把短裤子罩在你们头上吗?

胡书记要大家将村长选举当作重要的政治任务来做,放弃个人的利益以大局为重,把桃花癫惹毛了,不搭这块猪肝了,村里选个这么好的女干部还蛮难的。桃花癫来村里第二年村里改选,乡村二级的头头们三请四请,要她带头致富造福一方。桃花癫扳俏说,妇女主任做些啥,还不是劝劝架,拉着女同志去计划生育,这工作太简单了。胡书记灵机一动,增设了个“副村长”,由她兼职了。当时胡书记说,称肉都要搭块猪肝,妇女主任搭上副村长,你总该满意了吧。

会议不能四平八稳地开下去,就好像一条壮水牯总是不听话四处乱跑,拉烂了鼻子才往前走几步。好不容易胡书记才将那壮水牯拉回到主题。上了年纪的一个组长发言,选谁都无所谓,村里年年砍树,可村民们分了几个毫子?这话题好敏感,老村长忙解释——穷得冇裤子穿的村子能有几个钱?钱来的时候像枯井里冒水,去的时候像放坝水。现在做什么都要钱,今天开会不发纪念品会有人来吗?

这提醒了大家,就有人问这次发什么物资。老村长回答,这次发现金,每人五十块。好几个干部齐呼“万岁”。受了五十块现金的刺激,会议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候选人总定不下来,这个推张三,那个荐李四,最后来个无记名投票,每个党员干部推荐两个。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Tags:桃花癫 光棍

责任编辑:姜友富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