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图片频道 视频频道 房产频道 汽车频道 热点专题 民生地带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类信息 湘中社区 微娄底
首页 文坛艺苑 青春娄底 正文

换位

字号: 2013-06-13 16:50 作者:歪竹 来源:娄底新闻网 我要评论(0)

我们是一对双胞胎,长相一模一样,不说外人,就是父母也难以分清。哥哥叫大龙,我叫小龙,结果有人喊哥哥时叫小龙,有人喊我时又叫大龙。这使我们捧腹大笑。而我们笑时,他们也意识到自己喊错了,也就跟着笑起来。这样,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充满笑声。

我们一同考上大学,毕业时哥哥去了某机关,如今是政府办主任,而我去了某国有企业,如今已下岗。我羡慕哥哥,觉得他很幸福,有房有车有尊严,而自己什么也没有,如此窝囊,抬不起头来,内心充满了忧愁和烦恼。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把我内心的忧愁和烦恼释放出来,足以笼罩整个家庭和单位。

爸爸过生日时,我们聚到一起,大家有说有笑。不知什么原因,我总是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甚至说一些不靠谱的话。爸爸喊我大龙时,我不笑。爸爸喊哥哥小龙时,我也不笑。哥哥笑时,我还是不笑。我行动迟钝,身体像一堵墙,眼睛就是墙上的两个窟窿。我的样子令家人担心。哥哥觉得奇怪。爸爸觉得奇怪。妈妈也觉得奇怪。

哥哥问:“小龙,你怎么了?”

我说:“不怎么了。”

哥哥问:“你认为我们家里谁最快乐?”

我说:“当然是你。”

哥哥说:“何以见得?”

我说:“你当官,几乎什么都有,活得很轻松。”

哥哥说:“那么,我们换个位置试试如何?”

我说:“怎么个换法?”

哥哥说:“反正外人谁也分不清我们两兄弟的长相,你去当我那个主任就是。”

我一蹦三跳来到政府办,里面装修考究,古香古色,经典大气。地板绯红,如一面巨大的铜镜,能照出人的影子。墙壁洁白,一尘不染,光亮眩目。顶上的吊灯由许多星星一样的小灯聚集而成,似在无声地燃烧。窗子很大,阳光和空气能自由出进。靠窗摆着一张办公桌,桌面乌黑发亮。桌上摆着一个电脑,探头探脑。桌前放着一把可转动沙发,我坐上去,转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然后打开电脑,浏览起博客来。

一会儿,来了一份报告:“请阅处。”

我说:“看着办吧。”

一会儿,来了一个电话:“您有时间吗?我们晚报想采访您?”

我说:“我不值得采访。”

一会儿,来了一个上访者:“您要为民做主啊……”

我说:“会尽快处理的。”

一会儿,来了一个电话:“请参加会议。”

我说:“我做不赢。”

一会儿,有来了一件政务,我懵懵懂懂,随口了断。

一会儿,又来了一件琐事,我懵懵懂懂,随口了断。

一件又一件政务和琐事,像雪片般飞来,使我寒冷,使我感到生命难以承受之轻。没过多久,我就开始厌倦起这份官职来。而很多人对我的表现很不满,还不断地提出意见。市长找我谈话,说什么要端正态度才行,说什么对你自己的前途不利啊。

逝者如斯,我仿佛掉入一个巨大的漩涡,总是身不由己地旋转。吃饭没有胃口,睡觉没有睡眠,我竟然一日一日消瘦下去。我时常想:我是官员,还是下岗职工?我是大龙,还是小龙?我是在大龙的位置好,还是在小龙的位置好?

恍恍惚惚,工作一塌糊涂。很快,我被下放到某局当工会主席。名为主席,实为闲职。

哥哥知道,大惊失色:“我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置啊。”

我说:“哥,你是说费了很大力气,或者付出很大代价才当上主任的?”

哥哥说:“是啊。”

我说:“那你还有办法升上去吗?”

哥哥说:“很难了。”

我说:“真是天公作美,你正好别到这个位置上了。”

哥哥说:“怎么?感到不快乐?不轻松吗?”

我说:“嗯。”

哥哥说:“还想到我主席的位置上干吗?”

我说:“不想干了,你去做你的,我去做我的,我不跟你换位了。”

哥哥说:“我也体验了你的生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钱多就多用一点,钱少就少用一点,倒是自由自在,轻松快乐。只是人们看我的目光,总透出不屑而已。”

我愣了一下,忽而大笑起来。哥哥愣了一下,忽而也大笑起来。我们笑得捂着肚子。我们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而笑,而人们还以为我们是跟原来一样笑呢。他们也一如既往地跟着我们笑起来。日子恢复到从前,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充满笑声。

责任编辑:罗铮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