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图片频道 视频频道 房产频道 汽车频道 热点专题 民生地带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类信息 湘中社区 微娄底
首页 文坛艺苑 文艺人物 正文

邹少灵

字号: 2013-06-13 16:49 来源:娄底新闻网 我要评论(0)

邹少灵,湖南新化人,毕业于怀化师专美术系,湖南师大美术学院,现为湖南人文科技学院美术系教授、系主任,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湖南省花鸟画家协会理事,湖南省民协梅山文化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娄底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长期从事中国画、水彩画创作与教学,从事民间美术研究。作品入选“90杭州中国水彩画大展”、“92香港中国水彩画大展”、“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十六次新人新作展”、“《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六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第十届全国美展——湖南展区优秀奖”、“‘和’文化杯”湖南省花鸟画作品展并获优秀奖,《一代女杰》获湖南省建党九十周年作品展金奖,中国画《蔡畅》获湖南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美术作品展二等奖,娄底市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笔端走出梅山女

——邹少灵心画

苏美华

邹少灵的画,二十年前读过。

那时,他刚从怀化师专毕业。严格的说,当时的画还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创作。不管是浓墨重彩的国画,还是写生勾勒的草稿,大多是他的老师易图境、王金石等人的艺术语言。而且他在谈吐中也是言必称师傅的。我当时读不懂画,但隐隐地有一种感觉,那种湘中湘西浓郁的地方特色,那种独特的民族风情,洋溢着生活的气息,令人感动。印象较深的还有几件临摹作品,那是敦煌的画,从中可以看出他对原作的解读,对历史的感受,对人物的刻画,已凸显着较好的功力与灵性。

就为了这翰墨因缘,资水滩头多了我们被夕阳拉长的影子,民房老院印下我们采风的足迹……

时过境迁,当我在岳麓山的寒舍再读少灵作品时,已不再似曾相识,也无法用已有的印象来体会,而只能用心灵和生活的经验来解读了。

如果说生活就是艺术,未免有些夸张,但要说艺术表现的是生活,永远也离不开生活。那就应该说是不偏不倚不激不厉的。品读邹少灵的画,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梅山成就了他的画,他的画再现了神秘的梅山。

那么,现在的邹少灵到底画了些什么?又画出了怎样的个性呢?

让我们踏着邃远幽长的石板路,走进少灵的生活与画境吧。

神秘梅山画不尽

抬头一线天,

低天一泓泉。

百鸟声声唱,

山花朵朵鲜。

青石铺成通天路,

一路山歌韵正甜。

阿婆的嘱咐,

老爹的旱烟,

阿哥芦笙亮,

小妹背篓圆。

啊,故乡,

故乡的山路我的歌。

愿借故乡千里月,

照我相思到故园。

山上霞光耀,

山下起炊烟。

不是秦人洞。

胜过桃花源。

盘山公路通南北。

一盘一景一重天。

禾场篝火旺,

姐妹舞翩翩,

门前车马闹,

月下品毛尖。

啊,故乡,

故乡的山路我的歌。

最爱多情杨梅酒,

乡情一碰醉千年。

这是我讴歌的梅山,这也正是少灵生活的故乡——如诗如画的故乡。尽管他现在住在城市,但他最熟悉最眷恋的还是故乡,还是那小镇,那山村。

因为太熟悉,也许觉得太普通。而常人眼中的普通,或许正藏有些许神秘。梅山腹地,就是这样一块普通而神秘的土地。这里的山,葱茏苍翠,窄窄蜿蜒的石板路,像是从山上长出来的。山峰也少有突兀而起直插云霄,更多的是那种厚重与憨态。白云如带,简直就是山民裹着的头巾了。这里的水,有的从山间泻落,有的从山门闯出,也有汪汪的蓄着一潭,抑或由着性子悠悠的回眸漫步。山前是水,山后是水,山头是水,山下还是水,弄不清是水绕山呢还是山环水了。只是那驼背的石拱桥爬满了薜萝,挤满了小小的杂树,倾听流水的恋歌。那渡船呢,既用不着边城里长长的缆绳,也用不着江浙水乡歪歪的橹桨,只要竹篙轻轻一点,便离弦一般,或者干脆用力一推,身子一纵,一声哟嗬就到对岸了。这里的小镇,至今还响亮着“杯子糕”“白溪豆腐”的吆喝,青溜溜的石板街,铺板搭着铺板,箩筐挨着箩筐,背篓挤着背篓。空气里弥满了擂茶与三合汤的香味。要是你坐到楼上小店,掀了竹帘,端碗水酒,谈天说地,再偶尔一看街上,就一定会看到各式各样的箬笠斗篷,五颜六色的晴雨伞和花头巾,像涨潮一样,悄悄地涌过去,又慢慢地退回来。这里的村子呢,更是饶有情趣,有的聚居院落,青砖青瓦,斗拱飞檐,槽门正屋,天井厢房,井然有序。有的散落山间,乍分乍合,若断还连,都是青一色的木板房,桐油油过,就是饱经了风雨还散发着幽幽的木香与油香,折射着岁月的沧桑与山人的智慧。要是秋天,外墙上那一串串火辣辣的红椒,那一串串金灿灿的玉米,燃烧着,照耀着,远远的招惹着。你不能不扑进小屋,与好客的主人夹着大块的牛肉,捧着大碗的杨梅酒痛痛快快的喝个够。你也许分不清东西南北,却依稀可以看到晃动的头巾和眸子,听到飘过的牧笛与牛铃。如果运气好,赶上了舞草龙,跳傩舞,做法事,你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天外的来客了。

就是这么一个所在。如果说一步一景成一画,那么,传承远古的民风民俗更是一幅千万年的长卷了。描不尽,画不完,看不厌。

少灵动笔即梅山

少灵是幸运的。

体验生活,感受生活,是画家的必修课与基本功。没有生活的底子,画不出有份量的感人的作品。

少灵就生长在这样一个极有地域特色和民族内涵的地方。用不着跋山涉水去猎奇找什么感觉,只要用心记录生活,感悟生活,即便是原生态地表现生活,都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源泉。

这里的山水打上了神秘的烙印,蚩尤帝就是这里苗瑶先民的祖先,他的精神不是写在教科书刻在石碑上,而是流淌在子民的血脉里。几干年过去了,改朝换代,沧海桑田,但梅山人的信仰没有改变,梅山人刚毅敦厚的特性没有改变。就是这些特性,不管是物化的建筑、梯田、服饰、器具,还是非物化的传说神话、傩戏巫祝、山歌俚语,都是独一无二的。少灵不是来这里采风,而是生活在这些人群里的原生态艺术家。他的幸运就在于只要能将自身真切而深刻的感受与生活诉诸笔端,那份自然,那种真实,那股迫人的力量,就能感动和征服读者。

少灵是敏锐的。

好的素材固然重要,生活的底蕴也无疑是艺术家的宝藏。但这就像是酿酒的原料,没有科学的配方,没有酒曲的发酵就酿不出美酒。就像是一块璞玉,没有大师的雕琢就不可能成为精美的艺术品,最多只是存在着美和艺术的潜质。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丰富的,但每个人的感受不同。同样生活在梅山地域的人们,也断不可能都成为画家抑或其他艺术家。一个画家需要敏锐的感觉和独到的眼光。少灵正是在看似平平常常的生活中发掘了独到的东西,表现出了独特的美。一架纺车,一个团箕,抑或烧火的风箱都可以成为人物很贴切很美妙的背景;一块岩石,一个山洞,就是人物活动的典型环境。甚至可以说,他的每一笔触都像是牵着了梅山女子的神经,摸着了梅山女子的脉搏,感受到梅山女子的体温。经过二十年的感悟与磨练,他笔下均梅山女子,以小沙江、奉家山苗瑶女子为原型,较好地揉进观代的某些审美元素,加上个眭的艺术语言,使其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令人感叹,令人欣悦,令人难忘。他的敏锐,不仅在于他找到了适于表现的对象,也不仅在于他找到了善于表现的手法,而且更重要的,在于他找到了契合点,找到了梅山女子的精神内核,也找到了自己审美理想的最佳寄托一笔与墨、光与色、人与自然的妙合和谐。

少灵是有思想深度的。

人物画之难就难在个性,难在有思想。

古代的文人仕女画,尽管也有各种各样的艺术风格,但取材较窄,主要描写与题咏美女和仕女,少有涉笔民女的。因而,其主要的艺术走向可以概括为两个字:“雅”与“丽”。也就是说,画家调动一切情绪与理想来着力表现的,首先就是一个“雅”字。这是与几千年中国传统的儒家道德规范与审美理想分不开的。画家笔下的女子那种中国式特有的古雅、清雅、高雅,既是中国古代仕女美女的现实刻画,更是画家审美理想的深层反映。其次就是一个“丽”字。画美女当然要将其美丽的神采诉诸笔端。由于长期的思想桎梏,因而画家们笔下的美女之“丽”主要体现为清丽与丰采,即“思无邪”式的传统。

当然,“五四”以后的画家,其价值取向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画家们不仅可以描绘古代的仕女,歌颂心中的偶像,更可以自由的随心所欲地表现女性的一切美丽,包括优美的人体与强烈的欲望。题材的广取与思想的延伸, 使我们的所见与审美更为丰富多彩。徐悲鸿、黄胄、杨之光等人的创作使人们大开眼界。而在当代湖南,钟增亚笔下的“魅”,陈白一笔下的“甜”,也能给人们以深刻的印象。

少灵深知传统的重要,他对传统的倾心尽力是不言而喻的。但他更清醒地认识到,现在,他必须创造,将梅山女子特有的魅力与美丽展示出来。下笔就是梅山女。他刻画的梅山女,当然是既具远古山民特质,又颇有现代生活气息的。

少灵笔下的梅山女,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一野。长长的头巾一层一层的盘旋,就像是紫鹊界古老的梯田,山有多高,田就有多高,层层叠叠,回环往复。而头巾的一端又长长的飘下来,流动着,飘逸着,如溪如瀑。壮实丰满的体态。倔强着,弥满了强大的原始生命力;色彩绚丽、造型独特的民族服饰,彰显着山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背上的布兜或者背篓,将孩子和自己满腔的母爱填得鼓鼓囊囊。最令人难以抹去记忆的,是那嘴角,是那眼神,温润中透着性感,聪颖里闪着挑逗,把梅山女子古、倔、辣、野的特有气质铭刻在读者的心里。

少灵笔下的梅山女是美丽,更是幸福的。可以说,少灵的每一幅画都是梅山女幸福生活的缩影,也是一首昌明盛世民族生活的赞歌。

Tags:新化县田坪镇 民兵整组 兵役登记

责任编辑:罗铮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