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原创文学

父亲

2017-06-18 10:24 娄底新闻网 罗洁

无论万水千山,即使风霜阅尽、鸟倦还巢时,在女儿心中,您永远是我最安全的港湾。

——致父亲

罗洁

60130F2C@59A96B14.71ED4459.png

我的父亲个子不高,恰到好处的五官,但凌厉的眼神让父亲平添了一丝威严。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农村汉子。从年轻时背井离乡南下打工,艰苦奋斗白手起家,到如今父亲已年近五旬,却仍在辛勤劳作。父亲就像一头永不知疲倦的老黄牛,全身心地对家庭投入、付出所有的精力和心血。

1996年时我还不足两岁,迫于生计,父母只能背井离乡南下打工。此后我做了长达10年的留守儿童,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愤恨地抱怨父母重男轻女,为何只带弟弟在身边。直到2002年暑假,抵不过思念,父亲将我从老家接到广州过暑假,一路上我满怀期待和憧憬,心想终于可以看看大城市了。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车程颠簸,终于到达父母的暂住地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父母租住的房子完全可以称之为“贫民窟”。全家人住在摇摇欲坠不足十平米的木板房,房里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个放衣服的柜子,没有厕所没有厨房更没有电扇,只有一盏昏暗的电灯。就连上厕所也要跑到离家一百米的公共厕所,而弟弟成日里的玩具便是父亲做的小木枪。夜里蚊虫叮咬,父母只能拿着蒲扇整晚地给我们扇风。早上我与弟弟一人一根油条一杯豆浆,而父亲则是空腹去上班,父亲总说自己不饿不用吃早餐。许多年后才听别人说起父亲因饥饿多次晕倒在车间,而父亲却轻描淡写地说:“你们俩姐弟吃饱了就行,我和你妈能省就省点”。直至如今我们家的条件稍宽裕了些,可父亲仍很节省,家里的剩饭剩菜父亲一点儿也舍不得倒掉,除非是馊味冲天,否则父亲都会把它吃掉。父亲身上的每一件衣服也都要经过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历史变迁,直至完全变形再也无法穿,衣服的使命才会宣告结束。我常劝说父亲:“人生得意须尽欢,该享受时就得享受。”父亲却说每当想起从前连饭都没得吃的日子,就会觉得现在吃剩饭剩菜也是一种幸福。是啊,只有经历过那种食不果腹的日子,才能懂得什么叫来之不易。

小时候最期盼的便是过年,因为父母会在家呆上八天,享受一年间得来不易的相聚时刻。然而最痛苦的便是分别之际,临去广东的前一天,父亲总会抱着我,一言不发地站在家后面的小山坡上,望着去向广东的路,一站便是很久。也许父亲那时在想何时才能不必背井离乡,一直守护在家人身旁。因家地处偏僻,无客车进入。所以每次去广东时,父亲总是凌晨四点多钟便走路前往镇上搭车。尽管父亲小心翼翼地不发出一点儿声音,但我总会准时醒来,一个劲地抱着父亲的腿,使劲大哭不愿放手。而此时屋外天色阴暗寒风肆虐,父亲深怕冻着我,却拗不过我的哭闹,便只好一手提着笨重的行李袋,一手打着手电筒,背上背着我,一脚深一脚浅地行过几十里的坑洼山路。在上车前,父亲会拿出口袋里除车费外仅剩的几块钱,带着我进商店,趁着我一心选零食之际,父亲便悄悄上了客车。时至今日,我仍能清晰地记得寒冬腊月里那个双手抱着零食、大哭着追赶客车使劲叫爸爸的场景。

0BB63FCF@F31C264C.71ED4459.png

父亲生性坚韧从不抱怨。父亲读高中时成绩优异,但天意弄人,就在高考前夕,爷爷奶奶相继去世,留下一个12岁的小叔与父亲相依为命。谁也无法想象失去双亲是何等地撕心裂肺,失去双亲的庇佑,所处的处境可想而知是多么地艰难。父亲却凭借着常人无法企及的坚韧和毅力,咬牙将高中念完。继而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这其中经过的崎岖坎坷,父亲却从不言说。我时常会问父亲:“难道您就没有抱怨过老天的不公平吗?”“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勇往直前迎难而上才能摆脱困境。”父亲身上始终有一股傲气,哪怕是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父亲也从不曾向困难屈服妥协,也正是这股傲气成就了父亲。

父亲不苟言笑,内心却细腻柔软。父亲年少时,便失去了双亲。在与母亲结婚后,是外婆给予了父亲满满的母爱。也许在父亲的内心里,早已把外婆当成了母亲。外婆在过完八十大寿的第三天与世长辞,在外婆的灵堂前,父亲涕泪横流哭得像个孩子,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坚毅的父亲流泪。此后凡是涉及外婆的话题,父亲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默不作声,但眼眶分明是湿润的。其实所谓的坚韧也只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静时回首往事,一路走来,一直都在向父亲不停索取,却从不曾真正关心过父亲,实是不该。如今我已参加工作,今年父亲生日,本想用工资给父亲买个贵重的生日礼物,父亲一听却连连摆手道:“你平平安安的,就是给我的最好礼物。”这就是我的父亲,一心付出,不求回报的父亲。

时光匆匆带去青春,依依流年偷走芳华。时间流转光阴荏苒,我早已不是骑在父亲肩头的小娃娃,父亲也从俊秀挺拔的小伙子转眼就成了双鬓微白皱纹迭起的中年人。这一路走来经过的辛酸苦辣人情冷暖,也只能茹毛饮血冷暖自知。经过沧桑行过彷徨,但父亲心中的豪情却未曾改变,一直走在奋斗的路上,好像仍是那个神采飞扬踌躇满志的少年。

不论时光如何变迁、生活如何艰难,父亲总是波澜不惊、稳如泰山。生活的磨难于父亲而言,只是岁月的馈赠,那鬓角的白发,也只是岁月的恩赏。

平凡的父亲,没有赞歌,没有壮举,只有让我怀念的故事。我应以坚定的信念,勇往直前,沿着父亲的路,描绘出一个灿烂的明天。

作者简介:罗洁,女,1994年生。现为锁石镇特岗教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