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原创文学

那一天白昼 诗歌睡了

2017-06-18 10:24 娄底新闻网 生效菘

上一个世纪

城市和农村 

很多人说是大哥和二哥之分

也说 

最初

城市是个异种 

是那么些头脑精明的人的集合

农村呢 

我的农村的爷爷说:

农村是个原始的闺秀

它像作者的一篇处女作 

谁都可以拿去润色

 

想起爷爷 

上七十岁了的老爷爷

在余年 

留恋自己种了几十年了的土地

一年中的寒来暑往 

爬上了他条纹交错的手掌

扩散到了额头 

他挑的箢箕里

一头是拓荒的柴刀

一头是播绿的锄把 

坚实的步子

扳直了那山头弯弯的小路 

脚板下留下的歌

一个鲜艳的春开在他的前头

一个丰硕的秋收揽在他的后头

 

爷爷那张脸老成了他山那边的黄土地

在地里 

那头上的白

是天上漫悠悠地浮动的云

—— 我年少时跟着他下地——

他一蹲在地上 

我就在他背面的衣上

顺理白云飘过后留下来的图画

 

在地头 

爷爷常蹲下来不是揣摩他的杰作

就是费心费力地用锄把删改润色他的诗稿

一年中 

常把土地弄得一踏糊涂又满园景色,

周而复始 

土地的风彩告示了那地里是季节是时钟

土地的香气不止是给我们一家人生活的劲力

还把土色土香挂上了远方的笑脸

可他 

只留下了几道皱纹在脸上梳理春夏秋冬

 

他老了 

额头和他种的地一样灰黄皱巴

是个不规则的逗号 

目光则如夕阳的余辉和祥

他说 

他创作过和他一样满脸红润的秋天

……

 

那一天白昼

父亲和我 

站在他的旁边

爷爷

目光灰灰

泪落秋天

泪落秋天

是诗歌的韵脚

伴着秋风荡起的落叶

纷纷扬扬—— 

都是爷爷山那边土地上飘来的红雨啊

悄悄地落在地下 

和着诗歌睡了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