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原创文学

分药

2021-06-02 16:35 娄底新闻网 徐扬

分 药

徐扬

(2021年6月1日)

从外地出差回来,第一件事是去看母亲。

听到我开门进屋的声音,母亲立即从被窝里爬起来,“哦,康徐扬回来了!”

我从外面回来,母亲有时会叫“哦,我的满崽回来了呀!”。整颗心都会被母亲的喜悦所融化。

此时,母亲叫我的名字,或是身体状况不大好。叫孩子名字,是在找依靠。

果然,听母亲自述,这段时间她总是拉肚子,全身浮肿,眼皮睁不开,脚也迈不开。母亲坐在床沿边上,吊着的双脚骨瘦如柴。初见者以为病入膏育感到心悸,母亲这种状况已有多年。

明天周六,又是做透析的日子。

“医生说,拉肚子是毒素没有排出体内所致,做完透析,可能会好些。”见我愁眉不展,母亲这样安慰我。

还说她这病是捉天,放晴了就会好的,这种阴雨绵绵的天气,很多人都容易犯病。让我不要担心,快回家去管孩子。

我便就这样简单问候一下,回家了。

久病床前无孝子。母亲病了这么多年,我或许已经不是那个孝子了。总是在心底里提醒自己要注意观察母亲病情的变化。

周六,我早早地去接母亲做透析。平时,她生怕耽误我的时间,坚持坐公交车去。今天下雨,又有腹泻,我必须送去向医生问诊。

到母亲住处时,她正在厨房煮四季豆。说今天拉稀有十来次了。我立即跑去药店买了蒙脱石散,泡两包送服。见母亲吃了一小碗白米饭和些许蔬菜,内心方稍显安定。

到医院称体重34公斤,量血压190/100。除去衣物体重同前。血压有些高,我立马报告医生请求处理。医生并不急,不慌不忙地说等做完透析或许会好些。

透析病人的并发症很多,或继发高血压昏昏沉沉,或致腹泻四肢无力。母亲无时不在与疾病作斗争,每天都过得不轻松。

第二天,我们回去陪老人家吃饭。母亲一大早就炖了灵芝鸡汤。我们去的时候,母亲正从菜地提了一袋子蔬菜回来,有大把的嫩芽空心菜,还有刚结出来的四季豆。她头上系着一根护眼罩的带子。说拉稀止住了,血压还有些高,昏昏然。

中餐很丰富,一桌子菜母亲还是只吃她自己种的四季豆。

出差前,给母亲分好八天的口服药。

此前,母亲对服药很不以为然。认为是药三分毒,能不吃就尽量不吃。后来有一次住院,她偷偷地说是自己没有按时吃药所致。此后,母亲对服药开始重视起来。

为了确保母亲按计量按处方按时服药,我们为母亲分药一日三餐药,用纸包好,分别装入三种不同的盒子。这样已经5年。

我一般都会给母亲分好三至五天的药,逢外出就要提前向母亲说明。哥哥姐姐们便轮流接替工作,确保母亲按时服药。

母亲知道孩子们忙,有病痛都独自承受,也很少主动打电话,生怕给我们添麻烦。但在内心深处,每一个父母希望孩子能多回去陪伴的。每次分的药快吃完时,必然有孩子回到她身边。

每个孩子回去,母亲便高兴得像个孩子。张罗着拿出她种的菜分给我们。

分药已经远远超出了督促母亲按时服药本身。它已成为母亲盼望孩子的期待,成为她战胜疾病的精神动力和力量源泉。

当年母亲分娩,母子同向发力才迎来新的生命。今天,依然是母子同向发力,续写生命的传奇和爱的诗篇。

过了五一,又要迎来端午节。我对母亲说,“妈妈,端午过后就是中秋,中秋过后就是春节。过了这个年,您就是虚岁77 岁高龄的老母亲哦,加油!”

母亲笑了!

责任编辑:谭洲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