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原创文学

春暖花开

2021-08-24 16:22 娄底新闻网 董美春

春暖花开

董美春

最好的日子,是现在的日子。         

看啦,闭敛了一个冬天的毛孔缓缓张开,像刚出生的婴儿,静静地伏在春妈妈的怀里,舒舒服服地享受着母爱的安宁,再不必里三层外三层地被捆成一个粽子,任由喜跃抃舞,伸拳展脚。不用限制的人生是最自由的人生。

寒风卸却了锋利的爪子,身心柔和有如那吸奶的孩儿,软软糥糥。落到地上,地上就会钻出绿绿的草尖;挂到树上,树上就能绽出点点的芽头;刮到水上,水上就要皱出丝丝涟漪;吹到肺里,顿时气顺了,心安了,幸福含苞欲放。

水里那把刺骨的钢刀钝化成了温情的暖炉。肚子鼓囊囊的青蛙爬在水草上,摇唇咂舌,不停地叫嚣“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吓得地里的金龟子瑟瑟发抖,蒙起头躲在窝里喘粗气。只有黑漆漆的蝌蚪百无禁忌,摇着硕大的尾巴忘我的翻筋打斗,大有一副“我爸是李刚,我怕谁”的猖狂,摆出冬天沉闷了多久现在就要快乐多久的架势,从池塘铺到水沟,黑麻麻一丛。成群结队的鱼虾在水里游荡,有寻寻觅觅心中情郎的,有精心编织温馨爱巢的,还有出来观光旅游的。蛇,还在做着傻不拉叽的春梦,鼾声灌耳。这芸芸众生,混沌一点倒也未必不好。

翩翩的大雁声势浩大地从南边飞来,纵横翻飞,轻柔的舞步时而一字时而人形,向着西伯利亚的快乐老家砺砺奋飞。

广场上热闹得不得了。那一飞冲天的风筝,快要冲进云端啦,吓得雁群七零八散,引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片欢叫。这些人,太会幸灾乐祸了,明明快要酿成一场灾难,却还在欢声笑语。顿时,打羽毛球的、溜达的、晒太阳的、聊天的、唱歌跳舞拉琴的、看书的、抱孩儿的,全都仰着头,不舍地目送远去的雁影直到不见。

站在高高的土丘上,微熏的泥香夹着清爽的风随意飘舞,心随风动,思绪绵绵。寒了一个冬的心头活蹦乱跳起来,过去的不想不奢不欲被搅起,春暖暖,花开开,如意的日子已经到来。

春来了,先是遣走冬的残寒和心中的恐惧。原本怕极了冬天:鼻塞咳嗽、手脚冰凉,成了这个季节里体虚身弱者的标配,那是女人老人渡不过的劫。每每如此,心里比铁板还堵,横竖痛恨。岁月蹉跎,我们已然老去,想向前奔跑却感觉腿上绑了一坨铅,跳不起、迈不动、弯不下,除了失望,剩不下什么。慢慢人生路,我们发奋了、付出了、委屈了,除了遗憾,看不到什么。内心里已经无味无趣、无意无义、无忧无喜、无欲无求。后面的日子,又怎么去走?

所幸, 春来了,阳气上升,大地回暖,四肢八骸温热了起来,冻僵的脚迈动了,郁闷的心灵活了。

不要几日,大江南北会热闹非凡。到那时,各色的树,会诉说春天的故事;林中的鸟,将演出一场世纪音乐会;兔儿,自然还在与乌龟赛跑,这一次,不敢再大意,必须赢回本该属于自己的终局。大自然的怀抱,欢乐如斯,逍遥如斯。田里土里、塘里溪里的农人最实诚,千珍万惜来之不易的春光,一刻都不肯放过,栽菜、锄草、播秧,既种下一年的人寿年丰,也种下全家的吉祥安康。

花事,向来是春天的主流。立春一过,所有的草木,盛装迎接花公临幸。娇娆的姿态,浓烈的芳香,掩盖过往一切的懒惰,多少人深陷其中流连忘返啊!从此,这个季节里的中心话题,就是花的海洋香的世界。大千世界,本千人千面,但对花的感觉和描述,都如出一辙。成年人说,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春天,给我们美景,更给我们希望。孩子则唱道,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看啦,所有的人,都在说,这春光明媚的日子,就是花好月圆的日子。

责任编辑:潘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