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原创文学

湘中游记(组诗)

2021-09-18 09:49 娄底新闻网 胡金华

湘中游记(组诗)

胡金华

 

清水村


一定不能小瞧这湘中

群山环抱之间

一口清水井托起一个村

不要赞那抱井而建的特色民居了

村子的题字和传说更绝

居然自诩大同福地

就这么潇潇洒洒漫向世界

资水和来过的人都成了传销员

 

不禁想起埋在故乡大山的祖母

父亲送她一个花一样的名字叫月清

善良勤劳与守寡

一生只有穷得叫淸

好在有儿孙满堂

 

这里还叫长寿村

同行的摄影家见百岁老人就狂奔

 

紫鹊界


好一个名字

上等的大吉是紫色

想起皇宫的紫烟

想起紫气东来的古训

想起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紫燕

怎么又想起神医扁鹊

 

好一座名山

云雾缭绕

高山流水

人间仙境

在千年银杏王下沉思

与魏源陈天华等交流

了不得的是中国南方功夫

梅山神不经意擦身而过

这漫山的绿跟物价似高涨

自古种地是种地人的苦

不种地的看到的是种田的风景

好在万亩梯田还有老农耕种

不知心灵世界要不要神医

 

大熊山


一弯又一弯

一山又一山

满眼的绿色一波又一波

飞鸟落脚的地方有路

有路的地方有民宿

满山随便刷流量

 

我在与她对视中发现她的温柔

如同她的皮毛般温暖

我拍着她厚实的肩

摸着她柔软的心窝

和她名贵的掌握手

爬上她宽阔的背行走

我可不是光头强

我是一个快乐的行者

如果我的父亲还在

如果我能再回童年

我会请求也会取笑父亲

听话的时候也把我丟到大熊山

 

青石板路


这年代,居然还留有一段青石板路

记忆马上回到儿时的江南

小时常见的路竟这么美不胜收

当年厌倦的弯曲填满了遐想和寂寞

小时常走的路竟如此舒适温暖

不得不在烈日下赤脚走过的往事如此甜蜜

象第一次抚摸新娘鲜嫩的皮肤

年近花甲的我

光脚跳荡在一块一块青石

象只秃掉毛的火鸡

吓坏了不认识的乡亲

 

在这路上追打我的父亲呢

永远谜路在他挑过无数回青石的大山

在这石板上耍泥巴的伙伴呢

居然已有人钻进了路头那青石刻碑的土堆

六十一轮回

我只想抱着这青石板路的腰好好痛哭一场

我的如青石般黛青的头发呢

我的如青石般黛青的记忆呢

可苍天不再

岁月已老

青石依旧

故乡永在

 

家在湘中


每次回乡都很痛苦

生于斯长于斯的我

却无法描述清于斯湘中

无法理解大江东去乃湘水余波的豪迈

无法回答这方水土会有那么多人才辈出

 

我的身高一如家乡门前的山包

不矮,但也不高

和乡亲们站在一起

便是连绵不绝的丘陵

 

我的血管一如家乡的阡陌

儿时如网的青石板路

一头是祖屋

一头是伺堂和依着伺堂的学校

蜘蛛一般的儿孙们

不一定知道寺庙里的神和神龛上的人

一定熟知族规与古训

读书的种子祖先早就播就

 

我的性情一如家乡的土地

一分田地可养活一屋人

一寸恩可以拿命来偿还

从小脚的祖母到大脚的母亲

教儿断奶的绝招是苦瓜汁涂在奶子上

真男人就不要掉泪

掉泪了就要让泪淹死让你掉泪的人

 

看涟水流


涟水是湘江的一支

友人在大漠传给我可可西里的歌

我在这湘中可天不亮啊

只好穿梭于曾让无数伟人衷情的山水

静看看不厌的涟水流

鱼肚白的云尽跌水里

水里的鱼白翻得比天上的多

我沉醉于家乡的清与白

 

偶尔遇上象我一样尽孝的人

晒得比昨夜还黑在垂钓

古道热肠的热消失了

挪一挪小凳就算是点头

水边祖宗八代热闹的庙没了香火

远处好象又飘来了一阵呜咽

 

城里收拾得整齐的家常令人窒息

四处摆着凳椅农具的祖屋却令我欣慰

八十多岁老娘煮的饭菜格外香甜

走南闯北半辈子

其实没走出这祖屋半步远

不爽的是夜晚的月

一根绣花针落地也惊起波澜

母亲的咳嗽唤起人间烟火

幸亏有娘有诗书作伴不再孤独

责任编辑:袁润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