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原创文学

温暖 【组诗】

2022-06-04 08:13 娄底新闻网 龙红年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组诗】

龙红年

 

那双眼


他什么都不缺,就缺一只左眼

一生下来就是这样

他从来没责怪父母,因为

三岁时,父母就喝农药死了

 

他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老婆

熬到五十五岁,在深山的那间破屋里

他将穷字敲得叮当响。山上的野花开了

他不敢多看一眼,他怕深夜

那只野猫叫春的抓痕

 

她什么都不缺,就缺一只右眼

五岁时的一个鞭炮,炸碎了

山旮旯里的一片天,一只缺翅膀的

山雀子,一生注定孤独

 

有一天大清早,喜鹊在他屋后叫个不停

他打开门,她正好乞讨到他的门前

她突然不敢开口了

他突然感觉春天噗通噗通就来了

 

这是龙凤村真实的传奇

他们家已经脱贫

听了他们的故事,握住他们的手

我什么也没说

背转身下坡的时候,泪水

流到了我的嘴角

 

我知道,身后那双完整的眼睛

一定藏着一个明亮的词语

 

乡邻九十岁生日记


我们在桌上饮酒,频频举杯

他在酒桌间穿来穿去,弯腰、作揖、道谢

嘴边挂着笑

 

九十岁,很多人掐手指才算准

他到底生于何年

 

屋顶上的瓦片层层叠叠,每一个缝隙

仿佛都堆积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里有六十年前妻子一去不返的身影

那里有黄叶落在黑夜的粗重喘息

 

九十年,满脸的皱纹里

藏着多少惊雷

 

据说耳朵已经听不见了

但眼睛依然很好

 

今年有一个多么漫长的寒冷雨季

他身披一件黄旧军大衣

——看上去仍像一个战士

 

很多人认出

那正是他1953年从朝鲜战场带回的

那一件

 

最后的温暖


一个外地人,猝死在陌生的小区广场

这是大年初一

寒风逐渐将尸体吹冷、变硬

 

冷雨纷纷

从灰蒙蒙的天空直下到人的心头

 

没有人同意拉尸车开进小区

也没有人同意

尸体从自家门前过去

 

他来了,给居民下了跪

他来了,给逝者下了跪

 

有人说,要搬走可以

要么尸体自己走出去

要么你背着尸体走出去

 

二话没说,他蹲下身子

将死者拉起来,弯腰站桩

大喊一声:走起!

两里地,他背着他

踉跄着走过最后的人世

 

小区外,家属含泪

齐刷刷地向他跪下了

雨水,小心冲刷人间的痕迹

 

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殡葬工人  

这些平时连职业都不愿透露的人

送来了人间最后的

温暖

 

龙红年  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湖南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娄底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入选“湖南省三百文艺人才工程”。诗歌入选各种选本30多次。出版诗集4部。获省以上文学奖40多次。

责任编辑:梁雄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