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原创文学

母亲的“椅凳收藏馆”

2024-02-18 10:15 娄底新闻网 夏小莫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夏小莫

母亲已经年过七旬,自从父亲去世后,她一个人住在一楼已经快10年了。母亲的心态一直很年轻,她会去尝试和学习一些新鲜事物,比如发明一些奇怪的菜式搭配,玩微信,还有网购。

因为40多岁时中过风,母亲的腿脚行动不方便,这30年以来,她有许多的时间都是坐着度过,所以,椅子凳子对母亲来说尤其重要。一年又一年,母亲在不断尝试不同款式的椅凳,希望能找到让她坐得舒适的那一款。

于是家里椅凳的品种越来越多———有靠背的和没靠背的,高的和矮的,硬的和软的,木质、竹制和塑料的,真可谓五花八门、各式各样。那天我特地数了一下,10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已经有20种椅凳了,还不包括那些被“淘汰出局”转移或赠送出去的。我笑着对母亲说:“您老人家真是开了个‘椅凳收藏馆’呀!”

比如夏天坐的凉躺椅,就已经换了好几波,最开始是楼上搬下来的一个木质的软摇椅,后来是一个软兜兜的竹躺椅。前两年母亲腰椎间盘突出,说不能再坐那软躺椅了,我便陪她去老桥头选了一条古老款式的硬竹躺椅。于是夏天就常看到母亲斜靠在那竹椅子上,灰白的头发剪得短短的,穿着一套花色的棉绸衣裤,摇着蒲扇,有时戴着老花眼镜在认真地刷手机。

母亲洗澡坐的凳子更是故事曲折,之前买的老式竹凳因为长期泡水散了架,母亲尝试了家里的红色高脚塑料凳,但有点打滑,不安全。我便根据母亲大人的要求量了尺寸,在网上买了塑料洗澡凳回来,可还是不如意。母亲自己又在网上买了一把塑料小椅子,结果因为有靠背,也不便于洗澡,而且还会积水。绕了一大圈,最后我还是去老桥那边买了一条竹凳子,并请师傅按照我的要求把凳腿锯短,这才暂告一个段落。

家里有两条竹木结合的枣红漆小椅子,母亲说,那是她年轻时在农村老家找师傅做的。那批椅子用了四五十年,现在只剩下两条了,而且有些松动,使劲摇一摇大概会散架。母亲喜欢坐这把椅子,我就去买了两条相似的,稍微大一点,原木色,坐的地方是竹篾块,其余都是木头。母亲说这椅子还不错,天气好的时候,她便搬了椅子坐在大门口,跟来往的邻居打招呼聊天,望一望天空飘过的云彩,看一看家门口种着的几大盆蔬菜,一天的光景倏地就过去了。

母亲坐着烤火看电视和打牌的沙发是原来从楼上搬下来的,高高的靠背,有些破旧了,而且定制的坐垫也不尽人意。去年冬天母亲决定要换个新沙发,她心情迫切,在网上买了一个。东西寄到以后却大失所望,说完全不是图片上那个样子,几经波折退了货。后来姐姐耐心地跟母亲商量着款式和尺寸,帮她在网上重新买了一个新沙发。这回还不错,橙红色的皮质面料,扶手微鼓,靠背可以调角度,宽度高矮和硬度都还合适。

天气越来越冷,马上就要过年了。母亲坐在她的橙色小沙发上,烤着电暖桌,微微笑着跟我聊天。我突然想到了“新年愿望”这个词。不用问我也知道母亲的新年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身体健康,腿脚能灵活些,每天有老人来打牌聊天,儿女孙辈能多回来看看她、陪陪她。

而我的新年愿望,是希望母亲能有舒适的椅凳和愉快的心情,乐观一点,豁达一点,多一些美好的回忆和对明天的期待,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责任编辑:胡霞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