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原创文学

笔下人生

2024-04-13 14:07 娄底新闻网 郭佳晨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一支笔杆不知不觉已经陪伴了我这样长一段时间。成人后见过形形色色之多,让我在很多方面都常显自卑,唯有握起笔时,下手那一行行仿佛带着自己印记的字,才真的感觉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甚至世界为我所有。许是书写能带与我内心的舒畅,然而见那字体形态各异,也能体味出独属一份的意义。

行正坐端如楷,笔直而苍劲。儿时读书,识得“颜筋柳骨”之大气磅礴;观《九成宫醴泉铭》,欧公运笔严谨劲峭,将规矩方圆与软笔之灵性安排得妥帖;世人亦不得忘赵孟頫,饶是展现了楷书也能出的秀逸与连贯。无论在哪位大家笔下,楷体都是那般结构严谨,它们静静地躺在那里,世人也能感受到方圆庄重。试想对人生之态度,何不是要像自己一笔一画写下的字那样,一步一路走,对待事情十足严谨。人行得正坐得端,才不管背后是否有人在戳脊梁骨。这份道理在心,平直自然,内耗减少。

圆润新颖如隶,承上启下亦是其特点。在书法的发展历程中,隶书是从篆书发展到楷书之间的过渡,它保留了篆体方正圆滑的特点,又有了让结构看起来更加灵动的笔画,它藏匿了笔锋,却藏不住本作为一个时代主角的锋芒。小学时老师教临《曹全碑》,方块般的文字隐约显出它们在隐忍下的张力,刚柔兼济之笔法,又予临摹之人自我空间;大些时又临《礼器碑》,比前者多些浑厚苍劲,规整利落。如果要选择,我自会认为隶书与我的笔杆最是契合,而且我的人生,也想像这个时流中的瑰宝一般,能处事圆滑亦能方正有力,能有自己的锋芒也能自如地把控显与藏。

飘逸自然如行、草,提笔流畅,落笔轻盈。若把隶看作博学老者,把楷当成有板有眼的青壮年,那行、草便是当之无愧于自在的谪仙人。多数人见此二字眼,第一便会想起那书圣王羲之。《兰亭集序》名垂青史,“天下第一行书”美名盛誉妇孺皆知,初学时老师为我们选择王羲之另一帖名为《圣教序》,让初出茅庐的孩子家对这位大家又多了解几分。而米芾的《蜀素帖》是给我们的进阶,其个人书写喜偏向右的特点也是在告诉观者行、草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可塑性。不刻意遵循固有的章法,笔画相连显出的自由流畅,多数人更愿意选择作为日常书写之用。它们又有偏偏有神,是最能注入书写者自身特点和个人情感的书体,实在与现时代更多年轻人倾向于选择的自由的生活方式理念相契合。

老实说书体形态之变,更多反应的是随朝代和时局的变化,毕竟文化生活与经济、政策都息息相关。世人需求,它便变了。但不管是哪一种形态它本身都还是历史的瑰宝,是一个时代存在的证明。它在变,我们的人生也如自己笔下的字迹一般,跟着环境需求在变;它在变,它在每个形态透出的意义永远不会变,甚者还能为我们为人处世所引申。所以,我说笔下人生。(郭佳晨)

责任编辑: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