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图片频道 视频频道 房产频道 汽车频道 热点专题 民生地带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类信息 湘中社区 微娄底
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正文

生命的印章

字号: 2009-01-21 10:02 作者:方向 来源:红网 我要评论(0)

我在湖南的一个小城呆了8年,但是这个城市在记忆里只是作为一个地名存在,我不熟悉它的任何一条街道,任何一个商店,甚至本地那略带顿挫的语言——因为,我只呆在一个地方——监狱。

在那里,我度过了所有被称为雨季花季的岁月。同龄的人都有了成功后的得意,失败的自卑,恋爱的喜悦,失去的茫然,而我,却像一个刚睁开眼睛的孩子,我不懂,因为我的青春记忆,充斥的只是监狱的四壁。

当新的一年来临,姐姐给我在一个电脑培训班报了名。没想到8年前,16岁的我从学校进了监狱,8年后,出了监狱,我却又进了学校。

在学校我认识了琦。

琦说她来自我呆了8年的那个小城,我一瞬间有了恍然如梦的感觉,我对那个城市没有记忆,但那时当琦说出来,它却似乎从我的一种原始的潜意识里苏醒过来,我想我和琦之间一定有着什么,是缘,又或是命运?

毕业后,我和琦约好三天上一次网,一星期见一次面。那段日子辛苦等待却开心而充实,每次看见琦在网上打出的一个热烈的“啵”,我心里就盛满所有的温柔和想念。

我和琦漫步在湘江的河畔,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琦在我的耳边轻诉“我真喜欢这个城市,因为这个城市有你”。我搂紧她,想着她和我都曾经呆过的城市,其实不管哪个城市,只要有你,有我,就是世上最美的地方啊。

一个约定上网的日子,我心情激动地打开QQ,等着琦的到来,而琦却迟迟没有露面。

又一个三天过后,我心急地打开QQ等琦,心里充满了担心,琦来了,却告诉我她的脚不知怎么了,最近疼的厉害,那天晚上连床都不能碰。

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时地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心笼罩着,我不得不不停地安慰自己。

一天琦的姐姐打来电话,告诉我琦已经住院了,放下电话,我风一样地冲出办公室,在往医院的路上,车里正放着那首“没有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我鼻子一酸,我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带她去看病,我也恨自己的粗心。

“医生说可能是急性骨髓炎,现在还不能确诊,要过两天做检查才能知道。”她看我担忧的样子,宽慰我,也宽慰自己。“别急,应该没事的。”我使劲地点头,那几天,我几乎寸步不离地守着琦,给她买玫瑰花,陪她唱歌,聊天,琦的身体似乎一天天地好起来,当她略有好转的时候她就不愿意我陪着。

两天后,我去医院,才发现琦已经出院了,留给我一封信,信上写着“检查结果出来了,我得的是晚期骨髓癌,而且发现得已经太晚了,请原谅我没有向你道别,其实心里很想念你,也想和你一直走下去,但我知道这些已经不现实,没有告诉你我走,觉得这样对我们都要好些……”。

信上的泪痕浸润上我双眼,接下来的几天我发疯一样地守侯在车站,把每一趟开往她那个城市的车找寻个遍,我希望琦能在某个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敢也不能相信琦是真的离去,看着班车来来回回,看着日子下雨又天晴,琦一直没有再出现过。

琦走了,在我享受爱的喜悦和痛苦时,在我对生命有一种崭新的诠释时,她回到故乡,湘中的一个小村庄,回到生命初始之地,她选择让浓郁的亲情和纯朴的民风陪她,选择孩童的幼稚和年少时的梦想陪她,她没有选择爱没有选择两心相悦,只因生命的选择吻合不下现实的印章。

我们从相识到相爱仅短短的几个月,在生命的长河大川里也许只是某一个景区,但相信其中所包容的却是我一生的痛,一世的爱,如果多年后再回首琦和琦的笑都会让我心绪如鼓似潮般地澎湃,我曾苦苦地寻觅过,未来仍将寻觅,寻觅那个山水围绕的村庄和琦留在丛中的笑。

Tags:生命 印章 湖南 小城 爱情

责任编辑:刘莎莎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