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那天,我穿上了新衣

2017-03-10 11:48 娄底新闻网 苏瑜

第一次穿新衣,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新衣是一件深绿色的夏天穿的衬衣,是母亲卖了一只大母鸡从门市部买了布带我到裁缝店做好的,穿在身上挺合适。虽然是第一次穿新衣,可我并不是那么感到新奇和惊喜,因为穿惯了别人施舍的旧衣服,一直以来,对穿什么都无所谓。而真正让我对这次穿新衣服难以忘怀的至今记忆犹新的是那天穿上新衣服后在学校里发生的事。

我就读的学校是一所极为普通的乡村小学,整个学校就一座楼,像一座方形塔,只有两层,全用木料建成。两个楼梯口,四周有走廊相通。上下层各有四间教室,紧靠教室的是教师宿舍。学校座落在半山腰上,后面是一片竹林,三面是梯田,前面有一眼水井,水井旁是一口大池塘,池塘里插满了高笋,时不时有白鹅在追逐着,欢叫着。水井里的水清澈明亮,甘甜可口,我们学校师生和附近的几百名村民饮用水就在这里。从水井到学校要爬九十九级石阶。我们每天上学都要先经过这眼水井,很随意地掬几口水灌进嘴里,再兴致勃勃地爬过九十九级石阶奔进教室去。

那天是我第一次穿新衣,内心里多少有点激动和高兴,我到学校比平时来得更早,我是第一个走进教室的人。我刚刚在座位上坐下不久,我的班主任李彬老师从我身后走了过来。她在我肩上轻轻的拍了拍,微笑着说:“今天你穿新衣服啦,好漂亮呀,你妈妈给你做新衣啦,你要更加刻苦学习哦。”

“嗯。”得到李彬老师的夸奖,心里甜滋滋的,我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李彬老师其实也还是个孩子,大概十七八岁,一个大女孩,个头跟我姐姐差不多。我一看到她就会想起我姐姐,因为她也像我姐姐一样,一见我就冲我甜甜的笑,让我感到特别的亲切。她扎着两条羊角辫,大大的眼睛,眉毛特别漂亮,长大了我才知道为什么人们把美女称做美眉。她脸上时刻挂满微笑,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活力。那时我们用的课桌都是长桌子和长凳子,两个学生一起用。听人说,当时李彬老师还是一位代课教师,是一年前来我们学校的。我的同桌李小林就是她的亲妹妹。李小林是半年前才来的,她们不是我们村里的人。李彬老师把她妹妹安排跟我同桌,是认为我成绩好,让我好好地带带她妹妹。

李小林是一个特别好动极为活跃的女孩子,比一般男孩都要调皮淘气。人长得漂亮可爱,但学习成绩不敢恭维,李彬老师把她从自己村里的学校换到外村学习并带在自己身边,就是想换换环境,好好管管她,让她收敛一下。

我穿新衣上学,就让李小林格外兴奋不已,似乎比我自己还激动。“啊呀,今天穿新衣服啦,漂亮哦,是一个帅小伙啦。”她一走近座位见我穿上了新衣就冲我大呼小叫。当她走到座位上时还对我动手动脚,一会儿掖掖我的衣袖,一会儿扯扯我的下摆。看样子她觉得很兴奋很好玩。我感到有些羞愧,我努力地躲着。可她就是不肯罢休,见我想躲她更来劲了,扯着我的衣袖就是不松手。

我们那时写字都是用毛笔,用毛笔写字的时候,墨水就摆在桌边。李小林扯我衣服的时候,一瓶刚买来没多久的墨水被我打开了瓶盖摆在了桌上。

我一边躲着,一边做出生气的样子,李小林看我生气的样子反倒更加放肆起来,动作就有些失控,似乎有些忘乎所以,糟糕,一没留神,满满的一瓶墨水被她弄倒了,满满的一瓶墨水一滴不漏地倒在了我的新衣服上了。浓黑的墨水染黑了我半边衣服。

李小林跟我打闹的这一幕都被李彬老师看在眼里。她怒气冲冲地直冲李小林奔来,李小林来不及躲避,“啪——”一个重重的巴掌掴在了李小林嫩稚的脸上,那张白嫩的小脸上立刻现出一个清晰的手掌印。清澈的响声也立马惊动了全教室里的人,他们一齐向我们投来惊讶的目光。

“你怎么能这么做!”李彬老师一边冲妹妹怒斥着,一边好心地安慰我说:“脱下来吧,我来给你洗干净。”嘴里说着,双手就来帮我脱衣服。“不要。不要紧。”我不好意思让老师给我洗衣服。真的,我怎么好意思让老师给我洗衣服呢。

但是,李彬老师态度很坚决。我拗不过。最终还是让我的老师把衣服从身上脱下来拿出去洗干净了。

这件事发生后不久,李彬老师不知什么原因离开了我们学校。当然,她的妹妹李小林也跟着她一起离开了学校。那以后我也再没有见到过她们。三十多年过去了,李彬老师和李小林同学的颜容我无法再记起,但对这件事我记忆犹新,让我经常想起她们。现在,她们怎么样了呢,过得还好吧。但愿我的老师我的同桌过得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