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杨梅熟了,心中湖水泛起一汪浓烈的乡愁

2017-06-19 15:18 娄底新闻网 刘小厅

人间六月芳菲尽,杨梅似花别样红。梅雨季节,南国故里素有“ 初凝一颗值千金”美誉的神奇果子一一杨梅上市了。

成熟的杨梅似晶莹剔透的红珍珠,细腻柔软,酸甜适度,是夏季解暑止渴的绝好佳品。提起“ 杨梅”二字,脑海里立马浮现“ 望梅止渴”的成语故事,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唇齿间流淌。历代文人骚客对它赞叹不已,宋代张兹诗云:“聊将一粒变万颗,掷向青林化珍果,仿佛芙蓉箭镞形,涩如鹤顶红如火。”明代诗人徐阶咏道:“ 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得到长安。”

周末,应好友刘建波相邀去涟源市渡头塘镇泉塘村他丈人老郭家休闲品梅。端午过后的几场雨将群峦、山岗、阡陌田野洗涮得异常干净,季节仿佛停留在浅夏。阳光灿烂而不失温柔,湛蓝的天空飘荡着洁白的云,空气清鲜湿润,凉爽舒适。我们一行人上午10钟到达泉塘村。老郭家依山而建,前有良田、旱地、山塘,背枕青山。那山,右边是修竹,左边是梅林,两者相映成趣。这里群峦环绕,满眼翠绿:禾苗青青,蝶舞双双,玉米肥绿,蔬菜鲜嫩,翠竹摇曳,杨柳婆娑,鸟语花香,人自逍遥。好一处“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的世外桃源!

歇息片刻后,我们进入梅林。杨梅树高大,但并不挺拔,树冠如盖,枝桠茂密,灰褐色的枝干布满了斑斑点点,仿佛在诉说岁月的沧桑。绿叶凝碧流翠,红果诱人垂涎,更是承载着人们的汗水和喜悦。亲手摘几颗黑黝黝的乌梅,用嘴抿一抿,细细品尝,清甜可口的味道滋润心间。大伙大快朵颐后,女同伴们请摄影师夏翰海拍艺术照,仿佛明天自己就是杨梅形象代言人,竟较起真来,还真有较高的艺术水准。

熟透的杨梅在阳光照射下乌光闪烁,被稠密的树叶遮遮掩掩,急得几位小朋友在树上穿来穿去,不时传来洋洋得意的欢笑声。我站在高处俯瞰,几支鸟儿经不起诱惑,叽叽喳喳加入饕餮盛宴,一支小鸟不停却扇动翅膀像直升飞机盘旋在树梢啄梅,姿态十分优美。小朋友分别将乌梅涂在脸上、手上,骗大人说受伤出血了,让人感到天真浪漫。看到这一幕情景,勾起我往日的回忆,小时候,每当杨梅成熟,家住乡村的外婆,总是步行到县城接我兄弟俩人去摘杨梅。那时候,物质匮乏,大人们先将杨梅摘下,我们几位表兄弟负责打扫战场,爬到树上寻找遗漏的杨梅,那时的杨梅都是野生的,口感不佳,但爬在外婆家门前的几棵杨梅树上嬉戏,是我们几位老表玩得最开心的地方。

小时我们很顽皮,将杨梅汁涂在手背,脸上,捉弄外婆,大喊“ 哎哟”外婆总是大步流星地赶过来,怕我们摔伤、挂伤。等到我们长大了,外婆却不在了,每次看到这种情景,总让我想起外婆对我们兄弟的宠爱,引起我对外婆的无限怀念。

偌大一片梅林,就我们一行人在采摘,显得特别沉寂。一会儿功夫,我们每人都采摘到一桶满意的杨梅。坐在树桠上歇息,山风徐来,神清气爽,不时有熟透的梅子自由坠落,嫣红了树荫下的芳草,让人觉得特别痛惜。这里的环境幽雅憩静,这里的世界也精采,但这里的世界很无奈,由于农产品不值钱,村里的劳力都到外面打拼去了,除了逢年过节,很少有人回来。对于杨梅此类不易收藏的时令农产品,除了偶尔城里人来乡下休闲采摘,一都分用来送人外,大部分都烂在山上了!

中午时分,老郭家杀鸡宰鸭,用自种的绿色疏菜款待我们,刚摘的本地辣椒炒土猪肉,特别爽口,真是儿时的味道。喝一壶杨梅酒,让我永远记入了这个甜静的小山村。

杨梅熟了,酸酸甜甜仿若人生,不可能完美,总有些遗憾!杨梅熟了,远在异乡打拚的游子,心中湖水泛起一汪浓烈的乡愁!(编辑/曹向潮)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