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桑塔纳与冬天

2017-11-15 17:17 娄底新闻网 曾阳剑

中元节刚过,我便开始怀念冬天。

是啊,尽管是在这秋天难得的好天气里。也就一天的时间,人的心情忽然间变得好了起来。从酷暑期间人们脸上的烦闷、焦躁、不安,到现在的舒心、惬意、满足。我走在街上,一辆未关车窗的桑塔纳停靠在马路边,车内的味道伴随着秋风猛地袭来,那股味道是车内长期打开着的冷空调和烈日暴晒后呈片状脱落的皮座椅散发出来的,细闻后则会发现其余味中还含有烟灰跟槟榔渣混合而成的特有气味。这样一种气体的组合以及各种物质掺杂在一起的情形,仿佛带有某种必然性,它不禁让我回忆起去年的冬天和那桑塔纳2000。

上一回开桑塔纳还是大二那年在老家驾校学车,考完科目三之后就再也没开过。自去年参加工作以来,桑塔纳正式成为了我工作当中不可或缺一部分。一台台桑塔纳围绕着单位的停车坪呈圆形排开,大多都是白色的底漆,外加蓝色的流线型条文,引擎盖印着“公安”,后门则印着“警察”。一次次看到它,不免让我产生一种去年一整个冬天几乎都是在车内度过的幻觉。虽然令人费解,但却又无比真实。去年冬天里的情景每一帧都深深印刻在我内心。那是空调出风机永远擦不净的灰尘和室外如寒风凛冽车内如铄石流金的极佳空调效果,每回顺利挂一档起步后的愉悦感和一档给油门到挂二挡之间的顿挫感,还有每次开它出去办案或者出警熄火走出车门后的荣誉感和使命感。“愉悦和顿挫”的感觉可能会随着警务用车的更新换代而随之消失,成为不仅一个时代的、从警人的共同记忆,我庆幸能成为其中之一。关于“荣誉和使命感”,那自不消说,每天都有人在说在写,在听在看。但我仍要说,“荣誉和使命感”它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它只会不朽。

去年的冬天是在乡下派出所度过的,在这夜晚比白天要长得多的时节里,青烟色冬夜的天空布满繁星,连接邻镇公路的路灯光是它孤独的陪衬,毫不夸张地说,那是我见过最美的夜晚。当然这其中还包括,被月光照亮的停车坪,波光粼粼的一整条小溪,远处稀疏的几户山里人家。这几乎能让我体会到“美”的极致,我想奋力抓紧它,但我感到越是全神贯注,它就越是将我疏远。我不禁颤栗,在美的面前,人们往往不得不选择放弃。

凌晨时分,我从床上爬起来去楼道尽头的洗手间上了个厕所,回到宿舍就听见了的手机铃声,要出警了。我摸着黑,随手拿起了放在床边椅子上的一身警服急忙忙的套在了身上,一路小跑到了操坪,看到同事已经把汽车给发动后我径直坐了进去。正好听风哥在讲报警地点是在漆树山上,这一趟怎么也得两个多小时,一想到下午刚从市里开车回来,果不其然这一天又是在警车上度过了,我揉了揉眼睛刚想继续在车上眯一会儿,风哥从副驾驶位置上撇了我一眼说:“路不好走,尽量帮忙看着点路。”我赶忙说了声:“好,知道了”。

桑塔纳警车驶出了派出所,一档起步异常顺利,二三档也没有顿挫感。车内,风哥把音量调到最大,放了首钟镇涛1987年发行的《让一切随风》,“你似北风,吹走我梦。就让一切随风....”期间风哥不时跟着唱了起来,想必也是想驱赶些许睡意吧。我坐在后排,贪婪地看着后视镜和凌晨的街景,夜宵摊的烤炉被拖到了巷子里,歌厅内陆续有人醉醺醺的走出来,隔着车窗还能听到外面正刮着的大风,无论是过去还是当时我都没有想过我会坐在桑塔纳里呆过一整个冬天,或者是多个冬天,但那一刻我感觉很真实,真实的存在于未来无数个冬天某个夜晚的凌晨,不一定都像今天那么美,但都会在桑塔纳警车内。

准备上山了,是逆风。

责任编辑:姜友富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