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想念那位给我取名的人

2018-04-12 16:10 娄底新闻网 童小寒

摘要:梨花风起正清明。今年清明刚好我轮休,感恩这份小幸运!让我有时间在家做一顿饭。

梨花风起正清明。今年清明刚好我轮休,感恩这份小幸运,让我有时间在家做一顿饭。

记得小时候跟着爸爸爷爷走很远去扫墓,爸爸肩扛锄头,手拿镰刀,爷爷一只手拿着黄色的钱纸等祭品,另一只手腾出来牵着我,一边走一边和我说太爷的事。太爷过世的时候,我还在妈妈肚子里,可能是怀孕肚尖,太爷认定我是男孩,一早就给我取名字叫源,按班辈为光,我的名字叫光源。

小小的我不懂事,皱皱眉头说多难听啊!爷爷呵呵一笑,“傻孩子,川广自源,而且你还是光源,太爷希望你能长大能像光源一样发光发亮。你出生的时候刚好是初雪,下了一晚上的雪,早上天亮了,雪停了,你出生了。天冷的很,刚好遇小寒,我自作主张的给你取名小寒……”

没来得及听爷爷细说,就到了太爷墓前,爸爸砍掉坟旁的树枝,锄掉草,爷爷摆上祭品,坟头铺上黄纸,点燃钱纸,嘴里默默念着什么,最后神圣的表情完成跪拜,之后朝我招招手,让我也跪在坟前跪拜,大概说一些要保佑我身体好,将来有出息之类的话,最后一挂鞭炮结束这一个仪式。可能是从未谋面,并没有多大伤感,只觉得新奇,更多的是贪玩,在山里摘花,红红的野生杜鹃开得正艳,一种叫猫耳朵的略硬的树叶,摘下来吃酸甜酸甜的,爷爷挖了不少野葱,每次带着玩累的我回家后,就把它和蛋煎成蛋饼吃。

爷爷最后的几年里就不太记得谁是谁了,每每去看望他,我都会开玩笑地问“你记得我是谁么?”爷爷都会笑着说:“小寒小寒,我怎么会不记得,我取的名字!”一脸骄傲的样子。吃饭的时候,总把他最爱的大块炖肥肉夹给我。爷爷年级大了,牙齿掉光了,他最爱的就是炖肉了,大块肥肉炖得软软的,抿一下就要化开了,我不爱吃,可他一定要看着我吃完,每次那种期待的眼神让我不忍拒绝,每次吃完他都会很兴奋的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是的,很好吃。今年的清明,我给您炖了肉,好吃么?爷爷。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