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那是一簇忍冬花

2018-09-06 10:50 娄底新闻网 刘艳

不知何时起,每当我站在厨房往窗外望去时,都会在意那一簇在灰色石壁上贴墙而生的忍冬花。那是一团深绿,枝条垂吊,叶不枯萎,绿色只在冬季离开。冬去春来,三月乍暖还寒,新枝抽条,新绿再现,花苞待放;四月,仿佛只得一夜时间,花苞绽放,白净不已,之后生出黄花相伴,煞是好看。

记忆中注意到这簇忍冬花是一个初夏午后大雨的掠过,一位老者在屋前那人工石壁架梯攀爬,他头顶草帽,衣着朴素,斜挎着一只绿色帆布包。我跑下楼去想一探究竟,只见他熟练地摘着石壁上一簇植物的花,细看花瓣一黄一白,心想着这难道是金银花?

平日里我爱花,却没在意到这株在门前石壁上悄悄生根发芽的忍冬花,成团成簇长势喜人。至此我家房屋前那冰冷石壁上,开始有了生机,也挂上了我的在意。往后每年,一月到三月间我便开始留心着它的生长,四季轮回,年年如此。

某些时候,我竟想把那簇忍冬花移植回家中,略施功夫,养成盆栽。我搭好梯子,学着那时摘花老者一样左右开弓,无奈确实生疏不已,寻根不得。转而又想剪下三俩枝条好作栽培,却难以剪下,那枝条也是坚韧得很。

也罢,我就这样守着你在石壁上成长,看你花谢花开、四季罔替,生命有限,缘份有度,挣而不强求,惜当下而不恋过往。

忍冬花,初开为白色,后转为黄色,我们叫她金银花。三月开花,五出,微香,花蒂带红色,一蒂二花,两条花蕊探在外,成双成对,形影不离,壮如雄雌相伴,又似鸳鸯对舞,故有鸳鸯藤之称。如今已是三伏过后,秋意渐浓,早已不见金银之花,也不见其花团盛开之美,殊不知,待她历经秋凉冬寒,来年她还是那簇忍冬花。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