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父亲的房子梦

2018-10-25 19:11 娄底新闻网 苏春林

微信图片_20181025135957

我家祖祖辈辈都是面家朝黄土背朝天的朴实农民。父亲出生于抗战时期那个填不饱肚子的苦难年代,那时一院落的乡亲都窝居在密密麻麻紧挨着的几幢低矮的木屋里。房子之间屋檐挨着屋檐,中间就隔着一条青石砌成的排水沟,阳光只能从屋檐缝中使劲地穿挤进来,形成一条耀眼的白线,雨天则是雨打石板的滴滴嗒嗒声有节奏地响起。

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刚刚结束,在那个米饭中还掺着红薯米的困难时期,我出生在拥挤的老木屋里。木屋为框架结构,以杉木、松木为主,加盖青瓦,房子的透气能还好,冬暖夏凉,但屋内的光线实在不佳,白天靠油纸糊着的窗户采些光进来,到晚上那就是昏黑一片了,只有母亲做针做线活时才会点上昏黄的煤油。木屋门槛很高,加之没有通电,我经常踢着门槛摔倒在地上,而母亲通常是听到我的哭声,顺着声音才能找到我滚到了哪个角落。

微信图片_20181025140032

八十年代初,父辈四兄弟先后成家育子,木屋已无法满足一个大家族的居住需求了。

那时的我还穿着开档裤呢,开始常听到父亲和左邻右舍们在屋檐下热烈地谈着对未来房子的憧憬: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在爷爷的号召下,父亲兄弟几人开始齐心协力准备盖新的砖瓦房。当时,他们都在小煤窑下井,通过多年的省吃俭用,东拼西凑总算攒了点钱。

建房期间,父亲和伯父、叔叔们每天起早贪黑挖地基、烧红砖,母亲和婶子们则帮忙打下手,煮饭菜,全家男女老少总动员,大大小小都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场大“战役”里。除了瓦匠、砌匠、石匠、木匠要请人,其他能自己干的活一律不请人,这样,可以多节省几个钱。当时,我们这里民风淳朴,一户人家起新屋,其它每家每户都会出人出力,邻里之间互相帮忙换工,不取分文,只管一顿饭。

微信图片_20181025140046

几经奋斗,我们终于建成了六弄大砖瓦房,堂屋在正中间,面积也最大,为大家公用,其余八间每家分二间,一间做客厅,接人待物加厨房餐厅,里屋为卧室,一家大小挤在一间房,平常来了客人就搭铺或睡楼上。墙壁没有粉刷,是糊的报纸。住进新房后,父亲他们洋溢着满足的喜悦。

当时的砖瓦房由土砖与红砖组成,共二层,一楼为红砖,用来起居使用,二楼为土砖,主要用来存放粮食、材料,紧张时也可摊铺。二楼打建有粮仓,可存放些谷子、小麦之类。后来村里的小煤窑开采后,二楼也会住一些外地来的矿工,便象征性地收点租金。与砖瓦房相配套的,在一边还会建几间杂屋,喂养牛、猪、鸡、鸭等家禽家畜,我们小时候经常躲在杂房的干稻草中捉迷藏。

微信图片_20181025140042

在砖瓦房中,我度过了清贫而又幸福的童年和青少年。

九十年代末,我外出广东务工,然后成家。父亲虽然买了伯父的两间房,但我们一家数口挤在四间房里还是很不方便。记得我第一次带妻子回家,弟弟都没地方睡,后来弟弟也成了家,家里的住房变得更加紧张。

为了提供好一点的居住条件,2000年,父母在亲朋戚友那借了些钱,挨着砖瓦房,给我建了一套约50平米的二室一厅平房,房子虽然不大,但温馨舒适,我的两个孩子就是在这平房里出生。

微信图片_20181025140037

八十年代末起至九十年代,农村集体蓬勃发展,村里的小煤窑办得红红火火,伯父叔叔们相继盖起了新房,陆陆续续搬出了旧宅,只有我们还守在原来的房子里。

2000年开始,院落里的混凝土新房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大部分人都住进了楼房,这时父亲非常羡慕,经常和母亲讲盖新房的事,他说,“等孩子攒了钱,我们也盖栋楼房该多好!”我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虽然那时我买了隔壁邻居一幢砖房,但父母想盖新房的愿望让我打消了在外买房的想法。

2007年,我满30岁。为让父母在有生之年再住上新房,也为自己三十而立送个礼物,我决定放手行动。父母很惊讶,父亲说,“崽呀,盖个房子要好几十万,哪有那么容易!怎么能说盖就盖,我家又没开矿,你在外面打个工哪有那么多钱?还是以后再说吧。”

这时,我想方设法跟父母沟通,“钱我来想办法,不用你们操心。我们分工,我在外面攒钱,把图纸设计好,辛苦你们到家里釆购原材料、监督施工。”父母终于半信半疑地答应了。回到公司后,我工作起来更加拼命了,因为我知道,我正在办一件大事,一件满足父母心愿的大事。

微信图片_20181025140106

从买地、整地基、盖房、装修,经过全家人近十个月呕心沥血的操劳,终于在2008年我们欢欢喜喜地搬进了新屋。这期间,家中的事情,父母妻子可谓操碎了心,其间的辛酸苦辣,我想,只要是在农村亲自起过房子的人都会懂得,至今,还常听母亲提起那些事。回家时,我能感受到父母是欢欣喜悦的,他们的笑容让我体验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

如今,全家人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住房条件也不断改善着,弟弟经过多年努力在娄底买了温馨的房子,家乡院落里的别墅更是一栋接一栋“长”起来,整个村落的面貌正日新月异,住得宽松舒适已不再是我们这代人难以企及的梦想。而那幢曾经承载着美好回忆的旧宅,我们兄弟也定期地修缮着。

只是格外遗憾的是,父亲因一辈子操劳过度,在新房里只住了一年多,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每当回到家,我仰望着父亲慈祥的遗容,就会想起他一辈子艰辛的历程,还有他那关于“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房子梦。

责任编辑:曹向潮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