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冠军和他的狗

2019-05-20 09:53 娄底新闻网 乔戈

初识冠军,是通过朋友介绍的。自己养的一条德牧想去做训练,联系了几家犬舍,都不是很满意。正在踌躇间,衡阳的一个朋友给我推送了冠军的微信,说双峰青树坪的冠军不错,可以去试试。

加了微信我才知道,冠军是人名,不是头衔。

记得送狗狗去冠军那里的那天,春寒料峭。导航在双峰的乡间小路上左指右引,终于看见了一个很大的院子,远远地就听见了狗的吠叫,一声接着一声,铿锵有力,是受过训练的那种。

初见冠军,个头不高,小平头下满是精神。一身显旧的迷彩服上满是狗的印记。交接完毕,准备离开。冠军满脸通红,不安地说:“就这样回去吗?就这样回去吗?这不是打我的脸吗?”硬是拉着我,要吃了饭再回。

盛情难却,只好去厢房坐下。原来,冠军一大早就去街上买了很多菜,还叫了他的朋友来陪我。据他朋友介绍,冠军厨艺不错,你来了不吃他烧的菜就走,用冠军的话说,简直就是藐视了双峰人。

饭后我想,幸亏没走。一则藐视双峰人的帽子太大,不好戴;二则,冠军的厨艺还真是不错,难怪他那么有信心。

微信联系多了,逐渐知道了冠军的一些事。由于对狗的热爱,他自己跑到长沙、深圳去学了训狗,回来后在双峰、涟源好几个景区做过训狗表演。更给他长脸的是,某地的驻军居然请他去做过教官。看我不信的表情,他微信上立马发过来一组照片,都是他在部队里对狗吆五喝六的样子,边上围着一群穿军装的战士。

我不得不信。

时间一天天过去。约定接狗的日子越来越近。我每次找他,必定是问狗狗的事情。问得多了,他似乎有些沮丧,埋怨我只问狗,不问人。我很纳闷地问他,人有什么好问的?他不说话了,只低低地哼一句:发了那么多朋友圈,居然一条都不看?

我急急地刷微信,不禁哑然。原来,在这段联系的日子里,冠军被外训的狗咬伤过,被自己养的蜜蜂蜇伤过,更被自己的女儿抱怨过……看着那一条条伤口,看着那肿起的脸颊,看着他在微信上晒的盆雕和心情,我想笑,但终究没有笑出来,只在心底来一句----狗男人!

别人说,爱狗的人厚道。我跟冠军认识的时间不长,算不上深交。但他留我吃饭时的执拗,他训狗时的伤痕,他说起女儿时的那份幸福,让我透过喧闹的狗吠声认识了这个人。他说,训狗10多年,他没有赚到钱,但他的狗友遍布周边几省;他说,邻居有时候抱怨狗叫得厉害,但他晚上听不到狗叫就睡不着;他还说,狗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有狗命。

求学有学友,开车有车友,养狗有狗友。打小就爱狗的我,一直没有机会养狗,这几年终于安稳了,也学着去养狗,也结交了不少狗友。但像冠军这样,又专业,又厚道,还有点小执拗的,不多。

幸亏我认识了这样一个。(乔戈)

责任编辑:谢吕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