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远足有感:荆棘深处是繁花

2019-06-10 17:12 娄底新闻网 彭琬璐

正午的大阳挂在上空明晃晃耀眼着,炙烤着我裸露在空气中的每一寸皮肤,火烧似得贴着我的骨架,汗水沿着额头眉峰流进眼睛里刺着生疼。但我仍是顾不得这些,只是往前走,往前走。“呼,终于到了!”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闪花我的眼。

我是未曾经历过远足的,毕竟刚转到这个学校,一切都是陌生且带有新鲜感的事物。刚开始听到远足时,的确,我承认,心里是有些惊喜和意外的,但也有担心与惆怅交织。因为,我从未试过走这么远的路,况且还是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但既然是未知,便更具有挑战性和神秘感,又忍不住跃跃欲试妄想窥探个究竟。一切是未知,则一切皆有可能。

熹微的晨光点点,肆意而美好,碎碎地洒在脸上,温柔而惬意,似乎一动便惊扰了这安谧静好的画面。集合,蓄势待发,吴校长一句“娄底七中第三届远足活动正式开始”开启了崭新的一次旅程。没错,是一场旅程。我们组织严密,纪律良好,排成两列,整齐的大部队向目的地竞发,我竟有一种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时的激动昂扬。虽路程与磨难远远不及,但感觉却是一样的。这是不怕任何阻扰,任何困难都不能阻碍我前行的坚定信念。

我们穿过历史悠久的老街,狭窄拥挤的小巷,摩肩接踵的人潮,空气中漂浮着满满的人情味。一道观化门,望眼向东是前路;一道望湘门,芙蓉国里尽朝晖。最有趣的是有一位住在顶楼满头银丝的老奶奶,看到我们的队伍,绽开她最大的笑容,用两只手,不,应该说是两只手臂,在空中划开最大的幅度来给我们鼓掌。迎着清爽的微风与温暖的朝阳,在这个充满未知的旅程中,给了我悄然的惊喜和快乐。我们越过长长的二大桥,桥下是宽阔的涟水河。波光粼粼的河面,偶尔几只白鹭飞过,我的心猛然跳动,可当我望向它时,却是满眼的安然悠宁。我想冲着它大喊,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个想法时我便这么做了,不顾他人诧异的目光,让自由的声音与心底的欢愉在空中交汇浑成,终又归于平静。

到达了中途休息的小公园,这里有一块很大的空地,我们赶紧找地儿坐下来休息。真是一个有些壮观的队伍啊,公园里到处都是同学们的身影。宣布休息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尝试,与好友各自拿出一小瓶藿香正气水。她问我需不需要吸管,我拒绝了,一把撕开盖子上金灿灿的封条,打开盖子,一股刺鼻的味道顿时在空气里弥漫。我们用小瓶碰了一下,“干杯!”不带一丝犹豫地灌进了嘴里。苦涩和热辣在喉间交聚,我一口咽下去,似是烈酒般滚烫。当然,为了防暑,这是个极好的选择。同学们开始表演节目,初一初二的同学们兴趣盎然,而我们初三的就像饱经沧桑后冷眼看世间一样淡然,也不全是淡然,只是充盈着激情澎湃却不外化于行。

我走到一棵小树下,盘腿享受片刻安静的时光。我拿出本子想写下些什么,愣了愣,留下了两个字——坚持,便又把它塞进了书包。短暂的休息时间转瞬就过去了,我们的队伍要绕一圈回到学校。我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对着小树笑了一下,谢谢它为我们提供阴凉、与我共享美好时光,转身汇入人流。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那么远足就是来时容易回时难。一路上少不了欢声笑语,也少不了汗水和酸痛,但没有一个人扬言放弃,咬咬牙继续前行。老师、同学还有随行的家长们都在坚持,向困难挑战,向自我挑战,向极限挑战。脚底已经感受到了明显的火辣,肌肉的酸痛紧绷,太阳的炽热灼烧,口舌干燥的窒息感,无一不剧烈地敲打着我的心,撕扯折磨我那摇摇欲坠却努力支撑的信念。头发已全部被汗水打湿,紧贴着我的额头,想停下的念头在疯狂滋长,像魔鬼一样蛊惑着我,用低沉回荡的叫喊声诱惑着我:放弃吧,停下脚步吧,打电话给妈妈接你回家吧。不!我用力驱逐着这个未知的闯入者,推搡着他离开我的世界。好友鼓励着我,拉着我的手,胜利的曙光就在不远处了。我喘息着似是做着最后的冲刺,抓住了那丝希望,我站到了校门口,就是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到了!宣布结束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沿途中,有家长一路陪伴递发一瓶瓶矿泉水,教室里,课桌上早已整齐摆放着一盘盘早已切好的西瓜。谢谢这些可爱的亲人!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传递着关怀和支持,也在用自己的努力陪伴走完了这段艰难和漫长的旅程。

行进途中,我总想带点什么回去,偶然闪进一个小巷,随手捡起一块最寻常不过的石头。不愿去摘下路边鲜艳的小花,只是捡起这块甚至有些丑陋的灰黑色石头。它既是最好的,一个见证我坚持下来的珍宝。

回家之后,自是全身疼痛,半夜竟还高烧一场。但我并不在意,这都是这次远足的见证。为了纪念,为了成长,也为了心中的释然和尽欢,它们糅合在一起,编造成了一个更好的时间段。荆棘与泥泞的尽头是繁花盛开。无论是远足,还是中考,还是未来的路,都要相信,不管过程多么艰难困苦,只要你坚持下去,你就能做到。上天不会把超越你极限的事摆在你面前,它一定是在你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无论黑夜多么漫长、黯淡无光,白昼终会来临。

作者为娄底七中203班学生

责任编辑:谭洲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