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于湘立夏有感

2020-05-05 16:43 娄底新闻网 肖颖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宛如一夜间,这座湘中小城褪去了不少锦簇,多了几份繁茂。

“斗指东南,维为立夏,万物至此皆长大,故名立夏也。”立夏之美,在于希望。宋代诗人范成大在《村居即事》诗中曰: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问君心有何所寄,恰似细雨起波澜。初夏缠绵的微雨,缭绕的斜风,明净的小巷街道,斑斓的色彩,处处弥漫着浪漫的气息,撩拨着人们内心的诸多渴望和细腻心思,承载着人们对未来的无限美好祝愿。

立夏虽然从区域,气温上讲,并不一定就是夏天的开始,春天的结束。但在我国农历的气节上,是这样的认定的。

于是乎,便有文人骚客的惜春之吟。如陆游《立夏前二日作》中的:“余春只有二三日,烂醉恨无千百场。”不过,也有对夏,包括对盛春的高歌,如文天祥在《山中立夏用坐客韵》中的:“夏气重渊底,春光万象中。”

我们在这立夏之日,确实有着一种对春的留恋与对夏的期盼。年复一年,也不也正是在这留恋与期盼之中,送去一个又一个的春天,迎来无数夏的到来。

从我国主要粮食作物稻谷的生长周期讲,历来不是有:春播、秋收之说。在这播、收之间,便是整个的夏。也就是说,夏是稻谷的最重要的生长期。其实,也是其它各种粮食、蔬菜与水果等植物重要的生长期与成熟期,也是多种牲畜重要的配种与生长期。

所以,我们总是会对夏有一种期盼。这种期盼,不是能够得到最终结果的那种期待。是一种长长的,对整个生长过程的全部的期待。如果这种期盼,只是一种消积的期待,甚至是一种等待。那么,我们就不能得到丰收果实,获得金秋的收获。就此联想,在过去漫长的靠天吃饭的岁月里,我们的祖先不说是在惶惶不可终日的焦急之中度过,至少也是在无数次的祈盼之中,度过一个又一个的夏天。更为重要的,在这祈盼之中,他们总是尽自己的所能,与一个又一个威胁,甚至浩劫各种作物、牲畜生长的天灾与人祸相斗。

即使他们知道,立夏始,便是大家称为太阳落地的日子。在别的季节里,太阳总是在天挂着,隔有一定的距离。在太阳底下,人感受到的除了不够温暖,就是温暖。而在夏日,则不同,它既落在地上,作为一个燃烧着的火球,虽然对于动植物生长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但对人的感受,就不再只是温暖,是暴晒,是烧炙,是对身体的严重的炙伤。但是,为了得到秋的丰收,他们不得在喻之为“毒”的,炎炎的夏日之中,深入至田间地头之中,在靠天吃饭的漫长的历史的长河之里,以自己的弱小的生命之躯与各种强大的自然与人为灾害相抗争。

所以,夏是一个重要的季节,立夏便是这重要季节的开始。

同时,也是我们开始期待,并不只是期待的季节。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