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涟水河畔

一个诗意东坡迎面而来 ——读张觅《苏东坡传》

2024-03-25 10:48 娄底新闻网 贺有德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贺有德

在中国文学史上,大才子苏东坡堪称旷世奇才,是大神级别的存在。正因如此,引得为苏东坡作传者不少,粗略计之,至少有王水照版、李一冰版、林语堂版、盖龙云版、谢依版、李雪莲版等。一人之故,多人作传,实属罕见。

为东坡作传,有如闯“雷区”。真不敢相信,一位年纪轻轻的“80后”女子张觅竟敢擅闯“雷区”,且能脱颖而出。她以薄薄的、小小的却又精致的《苏东坡传》,为通身诗意的苏东坡作诗意流淌的传记,开卷品读,恍惚间风神飘逸的东坡大神迎面而来……

文有大法而无定法。张觅的《苏东坡传》并非如一众传记般全纵向述“史”,而是打破传统传记模式,别出心裁:前11章以时间为轴,纵向呈现苏东坡迭宕起伏、多姿多彩的人生画卷,“眉州才子”“蟾宫折桂”“初涉政坛”“诗意江南”“宦海沉浮”“乌台诗案”“贬谪黄州”“赤壁之赋”“重回朝堂”“平生功绩”“归去来兮”,一线贯穿,脉络分明;后5章“手足之情”“琴瑟和鸣”“诗书画乐”“美食专家”“天下文宗”,则横向辐射,东坡足迹所至,情之所至,兴之所至,国事家事情事趣事,诸多诗意,文采风流。既重“史”,更重“文”,笔法灵活多变,东坡之灵气、才气、仙气、“俗气”、痴气———统而言之:书卷气,尽在其中矣!是为“无定法”。东坡之外,作者在文中还时常荡开一笔,巧用插叙,写苏洵,写苏辙,写司马光,写王安石,从东坡与他们的交往中凸显其个性与形象,打破了平铺直叙的单一写法,笔法摇曳,多姿多彩。

张觅为苏公作传,不只述“史”,角度新颖,且简明扼要,又一反前人之法,不长篇大论,以细节和侧面描写取胜,堪称妙笔。“重回朝堂”章节里,东坡倾其所有,在常州买下宅第,却因见卖房抵债的老妇人泪流满面,赶忙烧了房契,退还宅第,以致自己无力再购买新房。细节见性情,苏公的悲悯与仁义跃然纸上。此外,侧面描写也是常见,恰到好处,极富表现力。“蟾宫折桂”章节里,北宋文坛宗师欧阳修读罢苏轼按惯例写的《谢欧阳内翰书》,赞不绝口,感慨不已:“……老夫当避此人,放出一头地。”侧面烘托年轻时的东坡才华便有独步天下之势。如此描写,书中俯拾皆是。

为通才式的大文豪作传,自然少不了引用诗词文章。引用传主之诗之词之文,不仅展现其才华其魅力,也使传记更诗意化,诗情画意扑面而来。单只“诗意江南”章节,所引诗词竟有22首之多。而引用须得法,引用多了容易有堆砌之感。张觅深得其法,其引用不拘一格,随事谋局,似乎得心应手。或全诗全词全文引用,或择其要者而引之,或只提诗题词题而不引用诗词文章,一笔带过。如此笔法多变的灵活引用,且边引边评意趣淋漓,无疑为正统的、庄重的、考究式的人物传记中常见的、单一的引用模式注入了一股别样的清流。

张觅喜述评,也善述评,述评文字精当,为述“史”或点评诗词文章锦上添花。苏公的传奇经历,每一场宦海沉浮,张觅必有述评文字。身陷“乌台诗案”,刚出狱,苏公诗兴大发,次韵当初所写绝命诗,自夸自慰。张觅对此有精彩点评,评“乌台诗案”是无妄之灾,评“死里逃生让苏轼有了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他成熟了,也通透了”。“贬谪黄州”,从儒雅文士到普通农夫,大起大落,苏公却是坦然,学起陶渊明来。张觅以为“苏轼从陶渊明的身上学到了生命的旷达与超脱”,“从文学走向哲学,思想之深邃已非一般文人所能及”。书中所引用苏公诗词文章,亦必有述评文字,或长或短,随处可见。如《记承天寺夜游》之后,作者评曰:“只要拥有宁静平和的心态,人世间到处都能发现美好的事物……”精彩的述评,不只意译、赏析、点评诗词文章,更与时代背景、人物心理、官场险恶、世态人情相勾联,拓宽了诗词文章意境或主题,升华了传主的情怀胸襟。红花绿叶,相映成趣,平添风采。

苏东坡一生,名副其实的命途多舛,却又充满传奇色彩,可圈可点,也可悲可叹!饱读诗书、国学底蕴深厚的张觅,写作《苏东坡传》之前,显然做足了功课,引经据典信手拈来不说,选材的角度与新颖的笔法,便可窥见:有王版与李版的内容丰富,却又削繁就简,择其要者,标新立异,别开生面;有林版与盖版风格,笔法更灵巧多变,诗意更浓,一派清新气象;有谢版的流畅,又更胜一筹,“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恰到好处;有李(雪莲)版的通俗,更有一份大雅,雅俗兼具,自有独特的风韵。

作为中南大学古代文学博士,因为国学功底极其深厚,为古之名人作传,诗词歌赋,信手拈来,且恰到好处;也熟谙文史,对所写传主生平了然于胸,述“史”游刃有余;更因极强的文字审视功力和文学写作功力,笔法灵活多变,语言清新流畅———因此,张觅才有底气为大文豪苏东坡作传,而且脱颖而出,让我们一起在小巧精致的《苏东坡传》中与1000多年前的“大神”相遇,一起盘点他的传奇人生,实在快意之至!

诗意的张觅,诗意的东坡,诗意的传记,美不胜收;从头至尾,诗意流畅,快意淋漓!

责任编辑:胡霞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