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涟水河畔

长脚的木槿树

2024-04-17 16:59 娄底新闻网 罗三毛

下载新娄底APP

一 分享 一
一 评论 一

那个冬夜,我加完班后回家,路灯昏暗,时时隐在浓雾中。

“不许动,把钱掏出来!”一个黑影冲我叫。我一惊,扭头就跑,多亏了平时我喜欢跑步,一口气跑到了隔两条街的派出所。

遇到值班民警是他。多年以后,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初识他时的样子。平头、浓眉,眼睛炯炯有神,脸部轮廓分明,刚毅却又散发着阳光般的温暖。

也许是刚刚受到了惊吓,再加上跑这么快这么远的喘息,感觉他那身警服像一座山的黛青色,特别有安全感,可以依靠,就连他对我微微一笑,也觉得那眼神透着温柔。

我心底微微悸动。相遇很偶然,相识很特别。也许,爱情就是这般猝不及防。

他在休息的时候来过我家,我家三间平房一个小院,西屋窗前有一棵木槿树,花瓣粉红。我住西屋,我常年有病的母亲住东屋,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话语不多。只有他来了的时候,我家才显得比往常热闹些。母亲见了他,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笑容。我和他更多的是在西屋聊天。

心情好,时间就过得飞快。有一次他站在西屋窗前,像朗诵诗似地望着木槿说:“如果我是这扇窗,除非房子倒了,我才会离开这棵木谨树。”我马上调皮地跟着造句:“如果我是这棵木槿,除非长了脚,我才会离开这扇窗。”说完,我们相视哈哈大笑。

我一直相信,只有付出的并不是爱情,而是单相思。真正的爱情,付出与索取是平衡的,失去了平衡,一切都会倒塌。时间一久,没想到与警察谈个恋爱竟是那么难。无数次说好的陪伴,都在他的加班、备勤、待命、工作中渐渐溜走。

当我满腹辛酸,满身疲惫想向他诉说时,他却连续出任务,一个月都未曾见面。每当节日,别的情侣们都在卿卿我我,而我只能一个人默默地呆在房间里听音乐,想念还在工作的他。

当内心扎上越来越多的细刺时,心就会慢慢疼得裂开无法愈合,更无法经受任何的重创。

当一直相依为命,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母亲突然脑溢血离去,我的天空塌了。我拨打他的手机,一遍又一遍,耳边传来的都是冰冷的那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在我最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关机了。我想或许是他手机没电了,当他看到来电提醒和短信的时候,一定会急匆匆赶来的。

为了打点母亲的后事,我不得不坚强起来,在亲朋好友和近邻的帮助下,忙得团团转,都来不及悲伤。

母亲走了,他却没来。当劝慰的人们都离去时,看着空荡荡的家,悲伤和无助像黑黢黢的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母亲的离去,他的缺席,彻底打垮了我对美好爱情的向往。

如果一个女人最需要依靠、安慰的时候,他却不能陪伴在她的身边,心总是会凉凉的。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吧!在我坐上火车的那一瞬间,还是给他留下了一条短信:人生若只如初见。发完,取出了旧手机卡,放钱包里,换上了新手机卡。一切都过去了。

想走出悲伤,想遗忘一个人,恐怕只有时间能做到。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我渐渐走了出来。有时在深夜里,还会想起老屋的那扇窗,想起窗前那棵木槿,没想到木槿真的长了脚,离开了那扇窗,离开了那座城市,离开了他。白天碰到警察,看到派出所,也会想到他。母亲去的时候,他为什么会关机?为什么始终没有来找我?

当有一天突然在电视上看到他出国追逃回来,和他的战友们押着嫌犯,我整个身子都是颤抖的。才几年不见,他竟然苍老消瘦了许多。他把亲人扔到一边,他把爱情扔到一边,居然是为了抓捕一个嫌犯?

把旧手机卡装上,翻到我走后他发的信息:“星麟,做警察的女朋友真的很辛苦、很委屈,太多的时候我为了工作都无法陪在你身边。自古忠孝两难全,穿上了这身警服,我的使命就是为老百姓服务,但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非常快乐幸福,我也想在有生之年好好珍惜爱护你。等到国庆节,我会向你求婚,请嫁给我好不好?永远爱你的游宇。”

“星麟,出一个特殊任务,手机关了这么久,我回来了!你的游宇。”

“星麟,对不起,对不起,阿姨走了,我却一点也没帮上你,我好内疚,好想哭!”

“星麟,你去哪儿了?快点回来吧!我一定要把你找到!”

“星麟,一晃两年多了,我今天又去看那座老屋,房子很结实,我依然还是那扇窗,等你这棵木槿回来,直到永远!爱你的游宇!”

原来警察的爱情的确与众不同,他的心里不只装着我,还装着警徽。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我还是那棵木槿,我要把我的双脚绑起来,去见我的窗,我的你!(罗三毛

责任编辑:谭洲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