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热点专题 湘中人物 民生地带 视听娄底 吃喝玩乐 湘中社区
首页 文坛艺苑 梅山文化 正文

粟湾村考

字号: 2015-02-25 10:35 作者:彭砥如 彭磅礴 来源:娄底新闻网 我要评论(0)

粟湾村一角1

粟湾村一角

粟湾村一角

粟湾村一角

粟湾村,曾用名宿湾、续安、泉塘大队,位于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梓门桥镇,石璧总支。全境面积约1km2,有耕地470余亩(其中旱土50亩),林地220亩,茶叶30亩,水塘80亩(20余口)。现有人口620人,其中彭姓人口90%,李姓8%,聂姓4%,朱姓10%。地处北纬27°27′16″,东径112°11′35″,西临县城4km,东距镇政府2km,距320国道1km。东面为山坡,以山脊为界,取名肖家山——泉塘山,是南岳七十二峰之一的九峰山——梅龙山(海拔704.3m)之余脉,止于峡江口(狭颈口)。西面为河滩平地,沿沙田河分布着田塅,并于北端汇合一小溪流梅龙港,形成双江口小河,由南往北流入测水(涟水一级支流)。河流上游有一月形山扼守,境内由三座山丘三面环绕围合,一面开敞又被河沙隔开,呈东高西低、南水北调之势。从空中鸟瞰就像一把弯弓,山是弓,水是弦,中部的高桥梁是箭,蓄势待发。

村落形成

粟湾村附近有人类活动取居可追溯到公元前330年的春秋时代,距今2340年。在村庄的北端邻村梓门桥镇东湾村马家塘屋左山坡上,发现有梓门春秋墓,为单室土坑墓,座北朝南(子山午向),表层旱土,并出土青铜剑一件;有战国灰坑遗址位于沙田河口子母桥(梓门桥)处,可以作为凭证。境风现存的一无名古墓位于粟湾堂屋后,采用薄板青砖加石灰泥砌筑,墓内白灰粉面,拱形单室。因年久风雨侵蚀引发土坡坍塌,拱顶及半边侧璧已散成二个板块,整个墓茔分裂成三大块,但板块粘结仍很结实。里面棺椁荡然无存,可能被盗掘或腐化,从残留的半个侧壁可测定该墓葬座东北向相南(艮山坤向),墓制应是宋代至汉代的规制,距今约1000年,由此可见该村落有人类居住耕作并拥有富足的生活达上达千年。

境内沿缓坡密布着水井池塘,如大泉塘、大塘、小泉塘、牛栏塘、水塘、横塘、清水塘;塘中有泉涌,水井伴塘边,水面面积单口最大达20亩。水塘由水井补水,又与上游的千金水库形成长藤结瓜之状,灌溉着千亩农田。水田旱涝保收,亩产过吨,形成农耕文化,延绵千年。村落分布有许多古地名,从河滩上游往下走依次为大茅岗、上茅岗、下茅岗(也称下猫公)、牛栏塘、续安里、雷家坨、胡家湾、樟树畲、社头铺、老虎岩、泉塘泫、杉山坳、彭甲里、庙屋大丘、盘垅(蟠龙)、信公祠、狭颈口(峡江口)、李家冲、张家塘、塘堪上、高桥、窑排上、岩洞山、林场、新屋里。先民伴水而居,沿一口井发展成一个聚居地,如彭、聂、朱、李、胡、雷、肖、赵、张,但到近代,主要人口为彭姓。

彭姓人来到粟湾村可以从迁湘始祖和第三世祖彭通化(1326-1396)说起。自彭千九(1297-1368)于元朝初年(约1325年)与次子彭攀龙(1304-1377)从茶陵县轶堂乡来到双峰县大陂田起,七百年来,形成青兰彭氏,现有姓氐人口8万余众。彭姓人迅速向四面移居,定居不到30年,就移入粟湾村附件的东湾村合头湾,三世祖彭通华及朱氏太婆过世后均安葬在粟湾村边,有现存墓碑及族谱记载,分别距今606年和596年。第六世祖彭信中(1383-1423)兄弟乐善好施,善于种粮,曾捐谷3000石,救济河南开封的饥民,被明成祖朱棣敕封为“义士”,立“义士牌坊”、建“信公祠”予以旌表。牌坊位于今裘基塘,仅存绰楔。信公祠位于峡江口泉塘山尾,三开间,两进厅堂,有残垣、花岗石碓块盆、石磉等遗迹为证,距今约590年。

第十二世祖彭希柳(1542-1620),信佛好布施,法号道仙,信修了金栗山普湾寺,并在万历年间煮粥布施给饥民。境内佛寺建立有392年,现已被毁湮灭。

第十五世祖彭御林急公好义,倡仪捐资修路、修桥、修水利、兴办72处公益事业。境内有通往南岳的香道及连接县城的驿道,均铺装青石板,高桥、下茅岗桥、峡江口、梅龙港跌水桥均一次修成。

第十五世祖彭帝佐(1657-1730)为清邑庠生(秀才),授以官,精通风水,先参与在大陂田修建了青兰彭氏宗祠;后又与次子在沙田河畔、肖家山麓,卜地相宅,择日兴建粟湾大屋,经年建成。大屋占地8000m2,设三进厅堂,六个大天井,十多个室内天井,雨水从暗道中流去,近三百年来仍能正常使用。房屋依山就势,座东向西(卯山酉向),山环水绕,门前开半月塘种荷养鱼虾,南面开曹门,门口前掘建泉水井台,至今作为村庄的主要饮用水。大屋堂厅高二丈,宽三丈,进深六丈,前后设采光天井,山墙及屋脊泥塑掰爪,飞檐翘角,角兽镇宅五方。山墙为青砖,屋面为青瓦,内两榀木架设6个大圆木柱及三架梁支承,檐口及神龛、鼓楼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天井、阶檐、门框全部以大理石青条有利于铺装镶边,石板铺底,每个天井均保存完好。整个建筑风格为明清江西派,与近代周边的清末徵派建筑风格迥异,虽然岌岌可危,但它以湘中地区独有的最久远古建筑存立于世。

在同时代,彭帝佐重修高桥。将连通邻村茶亭村的跨沙田河简易桥改为石墩桥沟桥。1845年(道光二十五年),由第十九世祖彭兴作、彭兴世、彭国先诸族众集资贷款,进行大修。采用方整石作河中桥墩二个,东西桥台二侧均设石涵排水,桥面架设木排,历经数百年,年年洪水与风霜雪雨溶蚀,仍巍然耸立,砥柱中流,是省内桥梁工程的典范。1988年,由村支书彭世平组织多方筹资,彭果如承建工程,将木排改为钢筋混凝土梁板。

在古村落的北面,还耸立一座三层高军事建筑——炮楼。炮楼用青砖墙、青瓦、木楼板;周围设便河,南面有吊桥出入口,设射击炮孔,窗檐及老虎窗的作法可证实为晚清建筑,距今100年左右。炮楼由本土乡绅彭小品为保家安民而作。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境内梅龙山屡生匪患,常下山侵扰打家劫舍,炮楼是为躲避土匪洗劫而建造的地主武装之军事建筑。1944年7月(民国三十三年),日本侵略军从梓门桥湾头入境直趋永丰,沿潭宝公路(320国道)至子母桥处,遭到境内军民反击,杀敌上百。1945年3月31日,围剿日军于梓门桥田塅中,击毙日军20名,伤10名。粟湾堂幸得炮楼防御安然无恙。在一个闭塞的山村有如此现代洋气的炮楼,在湘中地区除锡矿山外,难觅其踪。

此外,村内还有教育建筑遗址。信公祠在民国时代为私塾,为族办16处义学之一,名为双江实习学校。村里现年60岁以上人士均在此启蒙。1950年转为公办,搬入社头铺彭聘钦大屋。彭聘钦为民族工商业者,经营油盐花纱及报业,在村中开办求全煤矿担任董事长。1946年起兴建社头铺大屋,与粟湾堂毗连,互为呼应。解放后,土改征收为公产,创办泉塘学校,当时村名为泉塘大队,学校兼作大队部。至1976年拆除大半部搬迁至牛栏塘山坳,并招收初中班更名泉塘五·七中学。1986年因生源不足及学校布局调整,与邻村高桥学校兼并,学校停办。现泉塘学校遗尚存,村里40岁以上的人均从此学校启蒙接受初级教育。

粟湾村是以种植水稻等农作物为主的传统农村,分布有小量煤炭、石灰石等矿产资源。老虎岩山上发现有天然溶洞,口小洞巨,未探明开发,传说先人躲藏过,避日本烧杀虏掠之兵祸。洞内阴河达梓门桥测水河,具有旅游观光开发潜力。

粟湾村土地肥沃,物产年丰,历史上没有发生大的灾难和饥荒。人们世代居住于此,人丁繁衍。历代先人乐捐济困,书剑传家,有走出乡关投军兴工的传统。从清初平乱,湘军崛起,打破南京发洋财;到赴新疆收复祖国河山,湖湘子弟遍天山戌兵屯田;以及北伐战争、民主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越南战争、社会主义建设,代代都有保家卫国的热血将士。据青兰彭氏族谱有记载,自清朝至今获封赐予将军有22人,有传记的120余人,职守后人分布全国各地。

境内还涌现了7名中共地下党员,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作了积极贡献。60年来,先后有30多名适龄青年入伍,成为光荣军属,7名提干,有110余名莘莘学子考入大中专学校,学成后分赴祖各地,投身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主战场。村里有开矿挖煤的悠久历史,从事工矿业的国营职工达60多名,担任工矿企业领导干部的11人。传说当年曾国藩湘军攻下南京(天京)挖地道轰城的湘勇就有族人,也有建筑、路桥、机械、医药等产业工人。大量青壮年富余劳力走出农村,务工经商,有从事建筑务工的农民工200多人,他们就近的早出晚归,离土不离家;出门远者农闲住城,农忙时返乡抢收抢种,有的逐步在城镇安家落户。在勤劳致富的同时,也为城镇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

据统计,现代从粟湾村招考入伍走出的第一、二代人担任国家干部的有60来人,其中处级以上干部10人;非农村户口170人,足迹踏入北京、上海、天津、新疆、西藏、青海、南海、香港、广州、深圳、杭州、重庆、武汉、昆明、大连、佛山、湛江、顺德、长沙、湘潭、株洲、衡阳、常德、岳阳、益阳、邵阳、永州、郴州、怀化、湘西、张家界、娄底、新化、涟源、冷水江、双峰、武冈、江永、大通湖农场、迥龙圩农场等。

粟湾村从开荒种稻到营建大屋、修路架桥、创办学校。有青年才俊考学参军务工,走出乡关,声名远播,也有功成各就、落叶归根的游子返乡安家。经世代繁衍,逐步形成自然的传统村落,历经三百年来休养生息,仍展现出勃勃生机。

文化传承

主要有建筑营造与卜地风水。粟湾彭氏营造与卜地风俗始于唐代风水师杨筠松,当时在江西安福给先祖彭辅卜葬地时有铃记:“七晨相公坪,田里系牌形,前有覆船案,后有双桨迎,五子十一孙,个个座专城”。后代果有五子十一孙二十五曾孙,成为东南旺族。历代前世祖均精通风水与选址,祖坟经精心选定,现从元初第一世祖至现代墓茔均完好保留。第十五世祖彭帝佐先是担任康熙年间重建宗祠的司工匠监造,布局完全按风水格局,对称整齐,威严庄重,有图文为证。随后又与其次子在沙田河、泉塘边卜地新建粟湾堂。粟湾堂完全按三环水抱的风水格局布置三进厅堂,左右对称,设朝南曹门、水井、半月塘,大屋座东朝西,北面原地貌空旷,又人工筑界基作土堤、种植大樟树,补风水不足。粟湾堂采用青砖青瓦兼木架构。工艺精湛,木排架榫铆及泥塑飞檐翘角历经三百余年仍卓然独立,应证着古人的智慧。河上高桥石墩经数百年风雨洪水冲刷而不倒,炮楼高耸威风八面,均为当时建筑奇迹。村里泥木工匠授徒要学徒三年,出师后打卦方可成为营造木作的主持掌墨师,代代相传至今,村里除种植水稻外,富余劳力以建筑业、采掘业为主,现在建筑工匠及从业人员达200余次,承揽邻近农房建造,遍布广东、长沙、娄底、怀化、湘西、常德、永州、永丰乃至全国。

有青兰祠、粟湾堂、社头铺学校的图样为参考。

参考:《青兰彭氏宗祠考》、《高桥考》、粟湾木工匠家镜《鲁班经》

Tags:双峰县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