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热点专题 湘中人物 民生地带 视听娄底 吃喝玩乐 湘中社区
首页 文坛艺苑 梅山文化 正文

梅山傩戏:泥土上的舞蹈

字号: 2015-09-20 23:01 作者:谭周易 来源:娄底新闻网 我要评论(0)

傩戏,是古代人与神灵的特殊对话方式,亦是人们一种表达美好愿望、自娱自乐的民间艺术形式。因其古老神秘,所以现代的人们,很少能看到傩戏的演出了。而我生活和工作的娄底境内,就有着被学术界誉为“真正古老的民间傩戏”——“梅山傩戏”,不断地吸引着国内外的文化学者和专家前来考察交流。

去年夏天,我陪同一支省外专家采风考察队伍,对娄底的乡土曲艺进行了考察。当我们来到“梅山傩戏”传承人苏立文的村子时,他们已在等候着我们了。苏立文虽是一位年逾七十的老人,但精神矍铄,我们简单地介绍了采风的目的,希望能看到他们演的梅山傩戏,他很高兴地答应着。很快,经过简单的准备,他便和他的儿子和徒弟们给我们表演了梅山傩戏的一个经典剧目《搬锯匠》,只见他们戴着造型奇特的梅山傩面具,再现了受香主之托,上山、寻木、伐木的劳动场景,故事情节取材于生活,而所有的舞蹈动作都来源于平时的采伐劳作,十分形象逼真,原滋原味,生活味道很浓,带着一股朴素的泥土气息。剧中人物都是神人化的本土先民,声腔、对白、动作诙谐幽默,穿插山歌、小调、儿歌、顺口溜,极具生活情趣。特别是有一段情节,两位木匠在东南西北寻找合适的木材时,其台词对白是把看到的树木形象以猜谜语的形式予以道出,给剧情增添了趣味性和娱乐性,如:“高不高,矮不矮,两边拄尖刀。这是什么树?/是棵辣子树。/高不高,矮不矮,两边拄牛胆。这是什么树?/是棵茄子树。” 一台戏下来,时间并不长,但我们看得特别有趣,采风团的专家们也看得津津有味!

看完表演后,专家和记者们采访了苏立文老人,他自豪地给我们讲述,“梅山傩戏”是梅山地区民间举行祈福、求子、驱邪等傩事活动时搬演的娱神和自娱戏剧,已流传数千年,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以中国南方原始狩猎经济与农耕经济为基础,全面生动地反映了古梅山族群不畏艰苦、披荆斩棘、开创美好生活的奋斗精神和坚定信仰。《梅山傩戏》现存《搬开山》、《扎六娘》、《搬架桥》等10余个剧目,表演形式和内容丰富多彩,动作粗犷,语言幽默诙谐,俏皮风趣,唱腔高亢亮丽又优美婉转,自成体系,在我国傩戏艺术中具有独特的地位。

听完介绍,采风团的成员个个都为“梅山傩戏”独有的魅力和巨大的价值所惊叹!

我们同去的有位研究戏剧的专家说:“梅山傩戏包含人类文化学、民族心理学、民俗学等多方面的内容,对全面完整和深刻认识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文化具有积极的意义。”

因为被傩戏的歌词和唱腔所吸引,我们便要求苏立文老人的儿子苏业照为我们再唱一段傩戏歌曲,他为我们唱了傩戏中《戒赌歌》:

正月子飘是新年 

情哥哥莫赌钱 

十个赌钱九个输 

我的好妹妹(情哥哥) 

我的情哥哥(好妹妹) 

十个赌钱九个输

歌声委婉动听,相信听了此歌的人,如有赌博的陋习,便自会戒除赌博,以自己的勤劳来创造幸福的生活。看来,梅山傩戏在上千年的娱神娱人历史中,同时也发挥着“以文化人”的作用,培育着乡村山野的公序良俗,这也或许是梅山傩戏的另一种价值所在。

考察完之后,我们满载而归。而我时时在想,梅山傩戏也许并不那么神秘,其实就是我们的祖辈和父老乡亲生存之余在泥土上的舞蹈,他们朴素的身姿在诉说着生活的奋争与希望,演绎着一个民族呐喊的梦想!正如学者余秋雨所言“若要触摸中华民族的精神史,哪能置傩于不顾呢?”

责任编辑:梁雄军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