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图片频道 视频频道 房产频道 汽车频道 热点专题 民生地带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类信息 湘中社区 微娄底

首页 湘中人物 当代名人 正文

王憨山:湘中杰出的“农民画家”(5)

字号: 2012-04-29 18:36 作者:覃晓光 来源:湖南日报 我要评论(0)

  缅怀王憨山

他的人品憨厚、质朴、倔犟

一幅肖像画背后的情缘

2010年2月,也就是王憨山去世十周年之际,我总想做点什么来纪念和缅怀这位艺术家。于是我想起了贺安成以前为他画的一幅肖像画。

贺安成,湖南双峰人,著名人物肖像画家,与王憨山同乡,亦是好友。1991年王憨山在广州举办画展,贺安成陪我一同前往,帮助王憨山跑前跑后,忙得不可开交。记得展览大厅当时挂着贺安成即兴为王憨山画的一幅肖像画,那神态真是生动,成为展览大厅的一道风景。王憨山也挺喜欢的,还在画上自己写了个简介,别有一番味道。那幅画至今不知下落。

我很想请贺安成再画一幅王憨山肖像画作为永久珍藏。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贺安成。贺安成专程从北京回到长沙,花了很大功夫,凭记忆重新创作了一幅王憨山肖像画,真是惟妙惟肖,非常传神。

接着我又请王憨山的同乡、同学,著名书画家、湖南省原省委书记熊清泉为这幅肖像画题字。清泉先生欣然命笔,题了“憨山先生”几个大字。

王憨山和熊清泉都是双峰人,在湘乡读中学时又是同学。当时王憨山名王嘘云。王憨山自己的事、家里的事,再苦再难也从不找当省委书记的同学,只是说等他哪天退休了,请他来看看自己画的这些“小把戏”(王憨山对自己作品的一种谦称)。若干年后,我把此事告诉了熊清泉先生,你的老同学王嘘云,现名王憨山邀请您抽空去看看他的绘画作品,熊老马上答应了,并亲笔签名送上新书一本托我转交给他。遗憾的是这本书没送到王憨山手上,这段同学情缘还没续上,王憨山就与世长辞了。

有一天,我又想起了最早发现并推介王憨山的杨福音,并约他,若回长沙,一起聚一聚。

杨福音也是一位重友情、重乡情的人。

那天,他从广州来长沙讲学,事毕来看我。我便把贺安成等友人喊在一起,并把王憨山肖像画拿了出来,想请他再题几个字。

杨福音看了看画,顺手写下了:“因缘际会,人齐话栾,在晓光兄处见安成兄忆写憨山先生,往昔之情,如隔昨日也。”

真的像昨天的事情。大家在一起谈王憨山,谈得最多的还是他的个性、他的人品。

人们以为王憨山的性格一个“憨”字就可以概括。在外人看来,他讷于言辞,不会讲话,憨态可掬。我在1992年初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有这样的描绘:“王憨山,名如其人。他高大壮实,憨厚质朴,看起来异常温和、恬静,在几个人的场合,他默默地坐着,似乎没有什么话说。如果你留意,望着他,他会憨憨地朝你微笑。”

这其实只是他的一面。他的另一面则是话语滔滔,眉飞色舞,而且开口见心,三言两语、切中要害,讲的都是大实话。用杨福音的话说是“开口见喉咙”。但要看对象,看和谁在一起,跟你谈得来,他才会天南地北,一吐为快。有些场合,他不习惯也不来神,也就懒得说话。他在县文化馆工作时,遇上有些会议和讨论发言,他就请假,申请帮食堂去河里挑水、去打扫卫生。他只会说双峰话。双峰话难懂,是出了名的。所以,他说话还要看你是否听得懂,是否在认真听。

贺安成讲起他的“憨”,更是津津乐道。1991年北京展览时,一位泰斗级人物约见他,对他的艺术,纵的、横的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语重心长。王憨山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居然睡着了,还打起鼾来……其实,“倔犟”更是王憨山的内在特质。也是其人格的写照。王憨山以他特有的执着,完成了他的艺术创造。

王憨山作画经常用一枚闲章,“困而知之”。他的人生道路上,历经磨难,但始终坚韧不拔,他的艺术追求也是愈困愈坚。人生皆有困,有大困,有小困,有长困,有短困,而真正的艺术家是在各种困苦中挣扎、打拼出来的。一个人在顺境中,坚持信念,耐住寂寞,可能并不难,一个人在逆境中,百折不挠,困而弥坚,是要一种精神的,是要一种倔劲的。王憨山就有这股劲,有这个力量。在农村,他和别人扳手劲,硬要扳赢,和别人比挑担,也要斗个狠,不服老,不服输。

现在有的画家,功夫还没到家,火候也不够,但一门心思想成名成家,出画册、办展览、搞笔会,忙得不可开交。王憨山却不一样,他常常把自己封闭起来。“二分写字、二分画画、六分读书”,这是他一生的追求,没有一股倔犟劲是难得做到的。

艺术如同酿酒,需要品质优良的原材料,需要上好的工艺,更需要时间的积蓄。他不相信小聪明,他笃信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舍得下功夫。

王憨山的诗文、书法,也如人的性格一样。

他的诗文,朴素直白,意味深长。“打鸟莫打三春鸟,儿在巢中望母归”(《题山雀图》),这些诗句,不加雕琢,好似信手拎来,却道出了他的生活状态和精神向往。

他的书法,最初学赵子昂、颜真卿、柳公权,进而习魏碑、钟鼎,后改习金农。清代大书法家金农,章法别开生面,无拘无束,自成一格。王憨山吸收了金农之拙重,挥笔直书,不过分讲究起笔收笔的基本规则,不拖泥带水,笔实墨饱,与他作画“给足论”一致,字距行距不留空隙,颇有现代书法的审美情趣。

他用的笔,都很旧,笔根枯,墨凝结,用起来反而有一种挺拔感。他用的砚台,也不洗,周围已爬满了层层墨痕。他对那块砚台更是痴情。我曾问他,那块老青砖做的砚台有什么特别?他说全中国只有两块,他一块、郭沫若一块。我信以为真,以为真是个秦砖汉瓦之类的古董。后来,他告诉我,这块砚台跟他时间太长了,有感情了,编了一个谎话。

王憨山画、诗、书齐头并进,有机结合,锤炼了他的个性,也锤炼了他的画风。我以为,他的书法、诗文被他的绘画艺术遮掩了许多,还没有被人们引起足够的重视,但他已成为中国当代大写意花鸟画一个新高。

补记:前几天,王憨山夫人、80岁高龄的谢继韫大姐在长子王雪樵、次子王雪松的陪伴下专门来到长沙看我。并告诉我,北京的展览很成功,作品捐赠仪式很隆重,王老母校——中国美术学院举办的“王憨山作品展”近日也在浙江美术馆开幕了,看的人很多。

喜事连连,大姐落泪了。(编辑/谭卫丰 彭敏)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Tags:王憨山 湖南双峰

责任编辑:罗铮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