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所来径上幸有你

2021-03-08 21:29 娄底新闻网 陈湘文

如果有人问我,这一生谁对你影响最大?我会不假思索地说:是坤哥。坤哥是咱村里乃至镇上第一个以美术专业考上大学的,后来在他的培养下,相继考上一批又一批,我也是在他的教导下,应届就考上了艺术院校的,我之所以能在求学路上不迷茫,一路披荆斩棘,顺风顺水,得益于坤哥的教导。

作为70后的我,能够从一个边远落后的贫困小山村里,考上浙江杭州的大学,在许多人看来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杭州工作生活,成家创业。回顾所来径,幸有坤哥。

记事起,父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长年在外,母亲带着我和姐姐生活在农村圳上,圳上村是国家级贫困县新化最北边的小山村,与安化相邻。母亲是个地道的文盲,只知道忙于农活,一个弱女子,既当爹来又当妈,一家人知贫守困。在记忆中,我的小学成绩一直不好不坏,那时候,坤哥家离我家虽然很近,不到三百米,但我们不常在一起玩,因他同我姐姐是同学,有时遇到他,他会开我的玩笑,惹得我一生气捡起石头追着他屋前屋后跑,那顽皮的野模样,以至多年后,我与坤哥一起回首往事时,彼此都会呵呵以笑。

稍稍成长的岁月,依稀记得在夏夜皎洁的月光下,随着村里渐渐安静下来时,便会听到不远处悠扬的笛声绵延响起,穿过安静的村落,飘荡在宽广的田野里,站在我家院内,透过朦胧月光,也能清晰的看到不远处阁楼上吹笛少年的身影,这少年便是坤哥。少年的他,在村里是老幼皆知的才子,唱歌习武,书画琴棋,样样精通。每逢过年,坤哥都会给邻居书写春联,我挺羡慕他,便在家里偷偷把他写的毛笔字临摹一通,便觉有所长进。记得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毛笔字比赛,我在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尽管过去30多年了,我依然还记得获奖带给我的喜悦。此后,我的成长路径发生了变化, 我不再象其他孩子那样,放学后在一起嘻闹,而是悄悄去了坤哥家,看他练习书法,有时候,他也会给我讲一些他习书的体会以及他的未来理想。

进入初中以后,受坤哥思想的启蒙,我的学习变得主动起来,那时,坤哥送了许多的课外书藉供我阅读,其中《中学生阅读》这本书使我受益良多,坤哥那时候还在这本杂志的封底发表过书法作品,当时,有全国各地的中学生写信给他。这些对我来说影响很大,润物无声,潜移默化。不久后,坤哥去了县城读书,只知道他学的是音乐特长,也知道他是个班长。只有到了暑假,我才能与坤哥相聚,我们邀好一起放牛,那时我与许多的放牛娃一道,一边放牛,一边聆听坤哥的笛声,有时听他讲故事,有时听他讲学习上的事,他总是鼓励我们要努力学习,立志要走出山村。打那以后,我读书的目的越来越明确起来,到了初中我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好,一直名列前茅。初三暑假时,坤哥已经考上了大学,他白天在镇上带学生画画,我也在其中。

当年,父母不太支持我学习绘画,认为这是不务正业的做法。直到后来一件事情改变了父亲的看法。一天晚上,父亲见我迟迟未回家,他便来到伯父家,直接上楼到坤哥的书房,当看到我在认真的练习绘画时,他没多说什么,就下楼同伯母拉家常去了。多年之后,伯母也时常向我提起这事,说如果当时候我们在楼上没有好好学习,以我父亲的脾气,我免不了皮肉之苦。自此之后,父母才支持我跟坤哥学习绘画。

进入县城高中后,坤哥更加关注我,不管是学习上,还是心灵成长的世界里,他都给我许许多多的帮助,现在回想,历历在目:是他第一次带我走出县城,第一次坐火车来到他所读的大学,让我体验大学的生活,白天随他去画室,夜里去图书馆或阅览室。后来又带我去湖南师大,精彩丰富的大学生活激励着我发奋学习。在他带着我游学的时候,同时给我思想的启蒙。记得那时候,我受他的影响,也喜欢看徐志摩、梁实秋等人的散文,开始思考人生的方向……。

当一个人有了理想,学习就会不再变得枯躁,我把学习当作是人生的修行,在修行路上,坤哥给了我无所不在的帮助。在新化上梅中学求学时,他替我联系县内最知名的美术老师——黄立新先生。高二那年,坤哥大学毕业分配到娄底,他又帮我转学到娄底一中。每到暑假,我就有机会继续跟着坤哥学习绘画。那时候,他刚刚工作,工资也不高,但是他喜欢买书和看书,对书的痴迷程度是超出许多人的想象,白天他教我们绘画,晚上我与他共处一室,时常谈论一些晦涩的哲学问题,偶尔也会跟着他练习书法,听他讲书法理论。坤哥喜欢听纯音乐,一边听乐,一边挥毫。他的收入几乎都花在书纸笔墨上,他对书法的热爱十分纯粹,没有太多的功利追求。

幸运总是顾念有梦想的人,97年我考上浙江丝绸工学院。我能考上,要感恩于坤哥的悉心照顾与专业指导以及精神上的鼓励。后来大学一毕业,我很幸运地选择了地产行业,开始做商业地产企划运营方面的工作,从商业设计到后期的运营管理,许多的工作内容与艺术发生纠缠与邂逅,我都会在电话里请教坤哥。在此期间,坤哥来中国美院进行为期半年的书法进修。我一有空便陪他逛新华书店,多次拜谒西泠印社,遍游西湖胜景,寻访名人名家,有时候陪他去画廊取经,有时候陪他去参观江浙上海等地的博物馆……

记得有一年,我在绍兴筹备银泰城前期工作的时候,当时坤哥己经到了娄底日报社工作,他趁出差之际来到古城绍兴,邀我一起游览书圣王羲之的故里。《兰亭序》诞于此,对于兰亭遗址,坤哥表现出的欢喜之情以及观碑的专注眼神,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在那里,坤哥仿佛找到了自己能够共勉神游的知音。

去年冬季,我与妻子商量决定把创业己久的汉唐之风的"粉顶果鸠"童装品牌四个字请坤哥来写,在礼品包装盒上印出来,增强品牌认知度。数天后,坤哥发过了四个字的多个版本的高清电子数据供我们选,我选了两个,一个篆行结合,一个隶简结合。当我把样本发给广告公司与印刷厂时,老板们都说这书法好,向我打听写这四个字花了多少钱,我告诉他们,这是我哥写的。当礼盒装发给客户后,也有一些喜欢书法的客户会在评论区里说这书法好,我暗自窃喜。我想坤哥他天生就是个艺术家,算是有真功夫的那类,他勤奋好学,在书法、摄影、艺术评论等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造诣,他获奖无数,发表的作品更是难以计数,在此无须多言。岁月静好,40年犹如白驹过隙,在人生当中留记在心的美好事情实在数不胜数,在我求学的关键时期,一路上幸得坤哥指引,对坤哥我心存感激,只想说一声:坤哥,所来径上幸有你!(陈湘文)

微信图片_20210308172128

责任编辑:罗治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