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我和我的祖国】七阿公过年

2019-06-17 10:54 娄底新闻网 王立荣

杏子坪村东头有棵古樟,古樟下落寞地垒了两间土砖屋,土砖屋不高,伸手就能摸到檐尖,那是七阿公的家呢。单单瘦瘦的菜花溪,就左扭扭右扭扭,打从七阿公屋门前绕过。溪水潺潺。

七阿公本是七兄弟,其他六个早就病的病死,抓的抓了壮丁,音信全无,只剩了七阿公一个,也是单身,讨不起堂客,孤零零的,好造孽!

要过年了,七阿公颤颤巍巍的茧手接过民政部门送来的400元五保费,就盘算,先还村西头喜冬瓜100元,要清了郭医生50元医药费,再到庙屠户那里切两斤五花肉,还得备1斤葵花籽,到了大年初一,要有细屁股来拜年,也好有瓜子作打发。

“七阿公七阿公拜年呢!”果真到了初一,细屁股们一个接一个,起得特早。七阿公就尖着手指头抓了一点瓜子作打发。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后,细屁股们陆续聚到村东头,各人展示各人的收获。就听到他们叽叽喳喳地议论:今年拥牛皮家有,打发的是纸包糖,赞了吉言的,还每人一个棒棒古呢!七阿公家打发的最少,七阿公家冒得…….

七阿公耳还不背,听了很不高兴,“你七阿公本就冒得,新年大节的,初一这天你就莫喊我冒得咯。”说完,气不过,对着自家的烂脚盆狠跺一脚,吓得那些细屁股们四下里鸟散。

第二个年来了,七阿公也早早备了一些纸包糖,外加一些棒棒古,就等着村里那些个细屁股们来拜年赞吉言。

初一那天,村里那些细屁股们果真又出动了,只是一个个到了村东头也就是不进七阿公的屋,有的还咬着耳朵说悄悄话,“七阿公屋里冒得,就都莫去拜年了咯。”

七阿公又气不过,撕了张报纸,将糖粒子包了,一古脑儿丢进门前的菜花溪。小溪里,溪水潺潺。

转眼快是第三个年。

七阿公有事冒事就常往拥牛皮家去唠嗑,背地里探探看人家今年过年备了啥。完了,也到河对门赛矮子的便民商店拣最好的称了几斤牛奶咖啡糖粒子,还备了一打小红包,每个红包里打算塞一张五元的新票子。给拜年的细屁股发红包,在杏子坪村可是头一回,七阿公舍得!

莫怪七阿公舍得,七阿公今年搭帮党的好政策,咸鱼翻了身呢。去年下半年上头派来驻村的扶贫工作组一对一地对七阿公进行帮扶,七阿公就用5万元无息贷款买了10头安第斯牛,放到杏子坪村东头的小水冲里。小水冲原来有好多水田,这些年杏子坪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那些水田就一丘一丘地相继荒废,尽是齐腰深的水草。水丰草茂,七阿公的牛长得飞快!转眼快到年尾,在扶贫工作组的帮助下,七阿公先后开掉了6头牛,不但还清了5万元贷款,手头还有余款2万多。2万多!啧啧啧,2万多呢!七阿公一辈子加起来冒见过咯么多钱呢。有了钱,七阿公是该过个好年了。

七阿公反背着手,腰板挺得直直的,见到细屁股就喊:“初一到七阿公家来拜年咯,七阿公今年有呢!”

依旧和往年一样,村里那些个细屁股们起得特早,一家挨一家地来拜年了,可到了村东头,还是不进七阿公的屋。

七阿公就把糖粒子端到门槛上,又喊:“到七阿公家来拜年咯,七阿公今年有呢!”

果真就屁颠屁颠来了几个细屁股,见了七阿公就喊:“七阿公新年好!”,“七阿公发财!”……

七阿公屁眼里都插了个笑菌子,直乐得合不拢嘴!大把的糖粒子外加一个红包要往细屁股们口袋里塞。

细屁股们一个个捂紧口袋,不受,说声“七阿公再见”,就开溜。

七阿公不解,就拎住跑在后头手脚慢一点的一个叫细毛的细屁股。

“七阿公七阿公哎,你这糖就留着自己吃咯。”细毛一字一句,生怕七阿公不听见,“大家都说七阿公你的钱来得不易,七老八十岁还孤零零一人,横竖好造孽!”说完,挣脱七阿公的手,打起飞脚,“咚咚咚”一阵风似的就过了小木桥,到了河对门。

这一次,七阿公没有跺脚,也不生气,两眼只是直直地望着门前那条单单瘦瘦的菜花溪……

悠悠菜花溪,溪水依旧潺潺。

责任编辑:刘芬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