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我和我的祖国】一位祖国同龄人的茶亭印记

2019-05-06 16:29 娄底新闻网 杨亲福

刘用俊,湖南新化县奉家镇百茶源村人,1949年出生,中共党员。1965年初中毕业,因“地主”成份,回乡后给奉家供销社报木分社当挑夫三年。从1977年至1983年先后任报木大队副大队长,报木村村民委员会主任。1985年至1988年任奉家乡企业办主任。1989年当选奉家乡农民副乡长。

百茶源村所辖的报木田,坐东朝西,枕山面水,四面森林天然成挡风屏障。相传,因凤凰筑巢栖息,最先取名凤鸣寨。后因县衙差役下乡登记田亩,畏难而没有进村,召凤鸣寨派人前来自报田亩。鉴于按田亩纳税,聪明的见官代表便只报了一亩田,粗心的差役忘了记地名“凤鸣寨”,回到官府后便以“报亩田”作了地名。后来,在官员的笔下,“报亩田”成了“报木田”。这便是“报木田”的由来。1949年1月25日,一个幸运儿在报亩田的一个农民家里诞生,他叫刘用俊。

1965年,刘用俊初中毕业。因为“地主”成份,他没有资格上高中,只好回家务农。鉴于生产队劳动力过剩,加上浑身是力气,1967年,他选择为奉家乡供销社川坳分社当挑夫。那时的奉家乡没有出山公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供销社商品全部由挑夫从三十公里的山外用肩膀挑进来。川坳分社在报木田设了代售店。供销社安排刘用俊独当报木田代售店挑夫。

当时的奉家乡隶属水车区。挑夫得把货物从区供销社仓库挑往各自供销社或代办店。从区供销社仓库把货物直接挑到报木代售店,约二十五公里,其中经过石坑村的上坡路是七公里。上坡后是长茅界。界上有座茶亭,专服务过往行人。过茶亭后的下坡路是八公里,全为如削若挂的羊肠小道。

1968年夏的一天,刘用俊照例天刚朦朦亮就起床、吃饭、进代售店去把收购的农产品挑下山。路上,他突然感到头重脚轻起来。无疑,他中暑了。他没有忘记代售员“进担食盐”的嘱咐。为了让父老乡亲不缺盐,他坚持到达水车供销社仓库。交了货,他又坚持领了百斤食盐。中暑了,他觉得步子越来越重,担子好像也不只百斤重了,好不容易才爬上长茅界,走进茶亭。他把担子一撂,往茶亭凉板凳上一躺,就睡着了!他被泡茶老子叫醒时,日头已经西下。他挑起担子,又放下,对站立一旁的泡茶老子说:“你给我买两斤盐,让我的担子轻两斤?”见主人没反应,又说:“我会把盐钱交给代售店的,你放心吧!”这样,主人拿出杆秤,让他减轻了两斤重量。天黑了,他还在下山的路上挪动。天黑很久了,有火把上山,是妻子和堂弟来接他了!他满心高兴地交过担子,跟着火把下山。望着隐隐约约的崇山峻岭,心想:要是能像外国一样能有汽车该多好!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长茅界通了公路,汽笛一声长鸣,划破了几千年的沉寂······

1977年至1982年,刘用俊任报木大队副大队长兼任报木大队第四生产队队长;1983年至1985年任报木村村民委员会主任;1985年9月至1988年12月任奉家乡企业办主任兼林农工商公司经理,198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9年1月当选为奉家乡农民副乡长,1992年录用为国家干部,先后任中共奉家镇党委委员,副乡长,武装部长,政法书记。

刘用俊亲自组织、指挥修建了长过二十公里的报亩田出山公路,只是这条公路绕开了长茅界。他目睹第一辆汽车开进报木田,亲耳聆听汽笛一声长鸣,划破深山几千年的沉寂,不禁联想起长茅界茶亭为减轻两斤重量求主人买盐的事······激动的泪水,潸然而下。

长茅界的山水,多为奉家镇原石坑村和原报木村管辖。两村为了拔掉穷根,利用长茅界的千年雷公鹅耳枥古树群、三节洞瀑布群和宝贵的高山湿地资源打造生态景区,原石坑村主任邹今华和原报木村主任刘益南联手修通了翻越长茅界的连村公路,于2017年9月通车。

刘用俊退休至今,夫妻都很健康。他在报木田有一栋漂亮的房子。他有两个儿子,都有工作,都在县城买了房子,且都有车子。因此,他们夫妻想到哪里住就到那里住,生活过得滋润、甜蜜、幸福而美满。老人介绍说:“我们夫妻一般是在报木田过三伏天,在城里过三九严寒。都是儿子用小车接送。”

但是,刘用俊老人一直没有忘记长茅界茶亭那减重两斤食盐的故事。今年的“五一”,天气不错。刘用俊老人约农民刘益南开了一辆四轮驱动小车,重上了长茅界。

茶亭不见了!连遗址也找不到了!满眼映山红在青山绿树之间云蒸霞蔚,开得红火、灿烂、热烈、绚丽,都空灵含蓄,如诗如画,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到处都是旅游的客人,汽笛声、欢笑声、鸟鸣声,不绝于耳······“要是能活到百岁,那该多好!”老人感慨起来。

责任编辑:刘芬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