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我和我的祖国】父亲的生日

2019-05-22 10:24 娄底新闻网 韩玉明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父亲的几次生日,给我的记忆抹上了不同的色彩。那是我们的生活在不同的年代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小时候的往事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候,每到青黄不接的季节,肚子总是吃不饱,返销粮不够吃,得靠一些野菜来度日。父亲每天在生产队里干活,天天累得连话都懒得说,过个生日只是偶尔的事。

1979年农历十月十一日,是父亲50岁生日。那时候,我正在读初中二年,我感念父亲天天汗流夹背的干农活,供我们姐弟上学的恩情早就暗下决心要给父亲一个惊喜。父亲生日那天,我用攒了上山刨药材的钱,买了一包青岛钙奶饼干,为买饼干,我大约跑了来回5公里路才赶回家。

吃饭了,母亲从外屋捧来几枚煮熟的鸡蛋放在父亲面前,我也拿出这包饼干放在饭桌上。这时候,屋内静极了,小弟小妹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只有过节的时候才能吃上的东西。父亲把热乎乎的鸡蛋分给我们几个孩子,自己吃了几块饼干。这就是我父亲50岁的生日!虽然简朴,但是那鸡蛋的味道,让我多年以后,都回味着。

时光荏苒,转眼间到了1989年,父亲过60岁生日。这时候我已经建立起自己的小家,前一天,我就和我的爱人一起领着儿子,从一百公里外的煤矿赶到父母家。下车的时候,父亲已经早早的等在路口。

父亲笑容满面地抱起孙子,高兴的说:”猜着你们今天准回来,你看,三姑夫开着手扶(拖拉机)来接你们了呢!”看见我们大包小包的带着很多东西,父亲心痛地责怪我们说:“现在日子都过得好,还拿那么多东西干啥?怪累的!”

进了家门,我看见屋里已经添了彩电,录音机等电器。为了给父亲过60岁生日,家里还特意杀了一头猪。桌席上,菜肴丰盛,色香味俱全,餐桌旁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此情此景至今还常常闯进我的梦乡。

1990年父亲过70岁生日,妹妹,妹夫提前两就把自己的小轿车开到我家门口,接我们回去给父亲过生日,妹妹对我说:“你几年没回家去,家已经不是你记忆中的模样了,父亲和弟弟家都盖起了100多平米的砖瓦房,内外装修不比楼房差多少。”谈起自己发家致富的经历,妹妹说:“多亏有了党的好政策,她才如鱼得水和弟弟合伙包了大队的一片果园,去了上交自己还挣了不少钱。为了方便生产和生活,他们已经买了大车,小轿车,盖起小楼房,人人用上了手机。正说着,妹妹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的是父亲的声音,他嘱咐我们注意安全。浓浓的亲情在我心头涌起,我真希望妹夫能把车开的再快一点,立刻回到父亲身边。

一颗露珠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

父亲的几次生日,真切地反映了党的改革开放给我的家乡带来的巨大变化。

责任编辑:刘芬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