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我和我的祖国】祖国、父亲和我们

2019-06-11 10:35 娄底新闻网 卢奇飞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如果说有谁可以成为祖国和我们之间割不断的纽带,这个人就是父亲。

父亲出生于1951年,名字来源于毛主席诗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时候新中国建立不久,西藏刚刚和平解放。我的奶奶是一个极聪慧能干的人,但从记事时起,她眼睛就几近失明。后来才知道,在父亲出生之前,我家里还曾有过四个伯伯、姑姑,但都不幸夭折了,旧社会吃不饱、穿不暖,缺医少药是主要原因。当失去亲人的打击接踵而至时,除了忍不住失声痛哭外,可怜的奶奶什么都做不了,一双眼睛便早早地哭坏了。

幸而后来有了我的父亲。父亲继承了奶奶的长处,十九岁时,就被选中到供销社代销店当售货员。那时实行计划经济,商品供应还不充分,小小的三尺柜台,他一站便是十六年。父亲为人公道,童叟无欺,对待顾客从不缺斤少两。他古道热肠,只要代销店的工作稍有空闲,就自己摸索着学习理发。没有大人愿意第一个“吃螃蟹”,他就用糖果哄那些到代销店玩耍的“小屁孩”坐上椅子。可以享受到糖果的美味,小朋友们自然是求之不得,后来免费理发的范围又扩展到了成年人。时间久了,方圆数里之内的父老乡亲,几乎没有人不认识我的父亲。

改革开放后的第二年,我降生了,又过了三年,弟弟也“呱呱坠地”,给这个平凡而又普通的家庭带来了不少的欢声笑语。由于群众的认可,我上幼儿园那年,父亲被推选为村委会主任。父亲刚开始是没有思想准备的,因为他从没有向谁说过一字半句,更别说拉选票了。感念父老乡亲们的信任,虽然待遇少,担子重,对于这个中国社会最小的“官”,父亲还是决定“走马上任”。父亲说,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使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被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了,自己也想为群众做点实事。村干部的工作很辛苦,对于这一点,作为子女的我最清楚。收缴农业税、调解矛盾纠纷、计划生育等工作任务重的时候,父亲常常是早出晚归、废寝忘食。就算是这样,也免不了有人不理解,背后指指点点,甚至还要遭受不少的委屈。有一次,因为上门收缴农业税,一个蛮横的农户竟拿出了菜刀相威胁。但父亲很豁达地跟大家说,自己是为党和人民工作,“群众的眼睛始终是雪亮的”,受点委屈不算什么。只要行得正、走得稳,凡事出于公心,“一碗水端平”,是会得到群众理解的。记得有一年大旱,连续两个多月没下一滴雨,为解决村民种粮灌溉用水的问题,他带领群众清淤建机井,夜以继日地奋战在工地上。机井建好了,村民的庄稼得救了,父亲却被晒得黝黑,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让我们心疼不已。寒来暑往,日复一日,父亲兢兢业业工作,热情为民服务,得到了广大群众的赞许和支持。

风里来,雨里去,父亲的“村官”一干就是近二十年。倒不是他“官瘾”大,而是父老乡亲们相信他的为人,一届接一届地愿意把票投给他。在这样清贫而又艰苦的环境里,我和弟弟逐渐成长起来,并且早早地学会了人生第一课——责任与担当。父亲也常常教育我们,“天道酬勤”。令人欣慰和自豪的是,在他的耳濡目染下,我们兄弟俩都刻苦勤奋,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农家子弟”的宿命。我成为了一名国家公职人员,弟弟考上了中南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应聘上了华为公司的研发工程师,都没有让他老人家失望。我们感恩父亲的辛劳与付出,他虽然没有给我们提供很好的物质条件,却教会我们成为一个自立自强、懂得感恩的人。无论人生路上经历多少风风雨雨,他坚毅的背影,始终指引着我们坚定向前。父亲悲天悯人,极富同情心。2008年四川省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当时父亲已经“解甲归田”,在家赋闲了。周末回家,他问我的第一句话便是“灾区的老百姓需要帮助,灾区重建也需要钱,你捐款了没有?”听到我肯定的回答后,他点了点头。父亲收入不高,为灾区献爱心时却一点也不含糊,捐得比我这个国家工作人员还要多,令我心底钦佩不已。父亲对党和国家的感情是很深厚的。他性格平和,平时很少发脾气,仅有的一次,是弟弟在中南大学研究生学习期间,为弟弟是否应该入党的事闹了别扭。弟弟刚开始片面地认为,毕业后一般是自主择业,进入企业工作,不加入党组织也没有太大的关系。父亲严厉地批评了他:“共产党员是中国社会的先进分子,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才能发展中国。有了共产党,才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在他的教育和引导下,弟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我和弟弟工作、成家后,经济条件上有了改善,父亲又张罗着在老家建房子。因为要上班,我只能周末回家帮点忙,弟弟又在外地,这副重担自然又落在了父亲的肩上。买材料、请人工、抓质量,父亲忙里忙外,终日劳累,但看得出来,他脸上常常洋溢着满满的喜悦。2011年,房子终于建好了,父亲却累倒了。我陪他去长沙看病,检查结果却如一声晴天霹雳——结肠癌多器官转移。命运对父亲何其不公!接到电话后,弟弟次日就飞回了长沙。在父亲病房外走廊的转弯处,我们兄弟俩四目相对,抱头痛哭!手术后的那段时间,我们寸步不离地陪伴在他左右。出院后,只能一边说服父亲配合治疗,一边祈祷奇迹能够发生。父亲很乐观,还跟我们说,马上就要六十岁生日了,能不能全家人一起出去旅游一趟,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我知道父亲一生节俭,从不喜欢摆酒席、讲排场,便爽快地答应了。但病魔是那么迅速而残暴地肆虐父亲的身体,2011年的中秋节那天,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操劳一生,连生前这个小小的心愿都没能实现,这成为了我们一家人心中永远的遗憾。

父亲是平凡的,在我们心中却是那么的伟大。尽管一生劳苦,他也从未向子女们提过任何过分的要求,只是永远不知疲倦地在为事业、为家庭奔波和忙碌。这也深深地感染了我们。虽然从事的都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但我们依然在忘情地挥洒着青春和汗水,无怨无悔。而曾是穷乡僻壤的家乡,也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早已经旧貌换新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铁列车从家门口不远处呼啸而过,高速公路如蜘蛛网般四通八达,人们的脸上荡漾着幸福……

七十年风雨兼程,七十年沧桑巨变。从非典,到冰雪灾害,再到汶川大地震,一路走来,我们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但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畏艰险、百折不挠,谱写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顽强奋进的壮丽史诗,祖国的发展也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在这样的时刻,更让我想起了父亲。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正是因为有千千万万父亲这样的人不计得失,忘我工作,用自己的一生去奉献,国家的宏伟蓝图才由美好愿景变成了生动实景。父辈们为子女树立的光辉典范,必将永远激励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矢志奋斗,去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责任编辑:刘芬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