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我和我的祖国】金银花开金银来

2019-06-13 10:41 娄底新闻网 杨亲福

雪峰山脉东麓的奉家镇,崇山峻岭俊秀隽永,山溪水美,堪称“山如簪碧玉,水似带青罗”。然而,这里也曾被人形容是“穷得裙无头裤无裆的地方”。在奉家镇的关王村,我岳父曾对我说:“都怪这地理环境:海拔高,气温低;人平不足三分田;边远偏僻,特产又卖不出去,怎么养家糊口?”那时候,全年吃杂粮饭、野菜饭还挨饿。

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春节, 内弟奉永红问我:“二姐夫,现在改革开放了,你能给我谋一条脱贫致富的路吗?”“靠山吃山!”我脱口而出。“靠山吃山”这个回答,给了堂内弟有益启示。

奉永红的爷爷是道教士,他初中毕业后就跟着爷爷做道场。三年出师,成为闻名乡里的道士。我喜欢他,每次去岳父家,都要去他家串门。再次扯到“靠山吃山”这个话题,他把他成熟的想法对我说了:“隆回县小沙江建立了万亩中药材金银花生产基地,用几年时间改变了贫困面貌,如今富了,富得流油!我想种植金银花。”我说:“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建议你建一个金银花种植专业合作社,争取政府支持。”他说“我的第一步是干出一个样子,成功后再建合作社。”我表示认同。

2000年,奉永红花费五千元,从小沙江买回一百蔸“银花王”良种金银花苗子栽种,2002年出鲜花两百多公斤,收入过一千五百元。从此,他产生了放弃道士营生手段的想法,壮志成为金银花种植大户。年底,他发动奉红斌等二十三户农民开发荒山种植中药材金银花,并向大家承诺:“我给你们贷金银花苗子”。2003年春,他自掏腰包一万五千元,买回一千蔸“银花王”良种金银花苗子,兑现了承诺。第三年,金银花大丰收,二十三个农户都意外地成为当时的“万元户”。

2007年,新化县奉家镇永红中药材专业合作社成立,奉永红任理事长,有社员过百人。2013年,金银花收购价迭入低俗,每公斤鲜金银花仅两元!不少花农想毁掉金银花树植树造林。这让奉永红很痛心。他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他想到自己是合作社理事长,觉得自己有如山的责任,应该主动帮助花农度过难关。他通过三思后向全体社员承诺:“请大家保护好金银花基地,我向大家慎重承诺,我明年按每公斤六元的价格给大家收购鲜金银花。”这样,保住了全镇的金银花生产基地。

2014年春,奉永红独自跑了一趟山东,了解了山东金银花商品市场的行情。心想,按山东收购干金银花的最高价格到山东交货,自己也会亏本!怎么办?他失眠了。但是,他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去小沙江请来了师傅,与师傅一起研制出以电为能源的大型烘干房,一次可烘干过五千公斤鲜金银花,耗时约二十四小时。于是,他又兑现了承诺,2014年6月,他以高于每公斤四元的市场价格,以每公斤六元的价格,向花农收购鲜金银花十万公斤。奉永红私下告诉我,他赚了过四万元!我说:“你胆子大,改革开放也给你洗了脑,你比过去精明多了!”

谈及2018年金银花“点状元”一事,奉永红向我介绍,2013年,金银花价格猛迭,2014年完全失去了市场,2015年,一些花农愤然毁掉基地植树造林,全镇金银花基地由三万余亩骤减到不到两千亩。“我清楚,‘金银花’与‘山银花’一字之差,被不法商人扭曲、利用,致使2010年国家药典将南方金银花改名为‘山银花’,导致湖南、湖北、广西、贵州、四川、重庆等南方金银花产地的数千万花农直接经济损失几十个亿!我分析国家有关部门会纠正错误的,金银花市场价跌入低俗三五年后一定会涨价的,不但没有毁基地,而是一直坚守在基地里培育金银花。”因此,永红中药材专业合作社带动刘海石等百多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坚守金银花基地,使他们2018年金银花收入均在三万元以上,一举退出贫困户;他还使用贫困户劳动力奉冬青等做长工,使他们一年增收过三万元,退出贫困户;还让百余打短工的贫困人口共增收过十万元。因此,奉家镇政府将“奉家镇永红中药材专业合作社”列为全镇退出贫困后的扶助产业加以重点扶持。我和奉永红开玩笑:“你的运气真好!”他却很严肃:“那里是运气!是我学会了用电脑和智能手机,掌握了信息,是时代真好!”我不禁感慨,时势让农民脱贫致富,也造就了一批农民英雄!

“我有一个行动计划。要用五年时间,打造一个集生态中药材金银花种植、加工与流通贸易的全产业链,实现主营业务年利税超千万元,成为全县中药材十强企业。”在谈到未来的梦想时,奉永红的脸上洋溢着自信。

改革开放前,奉家镇的山地荒凉又贫瘠。而如今,满坡山地长满来势喜人的金银花,尽显富饶美丽。金银花开金银来。金银花生产已经成为奉家镇的最大产业。

几十年过去了,我跟随儿子住进了新一线城市。每次回家乡,有两样风景让我百看不厌。一样是硬化公路边的路灯。这些路灯看不到电线,是使用太阳能供电的,灯杆间是绿化树,外边是梯田。第二样是公路沿线的红砖房子。大多是两层或三层的,最高的也只有四层,在绿色的景深里,显得格外靓丽。向远处望去,一片片青山,就像一块块铺展开的绿地毯。踏上家乡的土地,心情是多么舒畅呀!

责任编辑:刘芬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