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我和我的祖国】布根香香

2019-06-17 10:15 娄底新闻网 罗瑞花

小时候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捡姐穿小穿旧的。有一件卫生绒衣,是大哥穿了二哥穿,二哥穿了姐姐穿,到我身上时,已分不出什么颜色,五个扣子是颜色不一型号各异,衣领和袖口,母亲补缀了几遍的蓝布滚边硬得像石子,硌得脖子和手腕生疼。

唯有过年才能感受穿新的喜悦,于是很盼望过年。

祭祖完毕,一大家人隆重热闹地吃过年夜饭,开始洗脸洗脚,等待母亲的福礼。母亲喜喜地打开衣柜,拿出一个又一个用红布条系好的包袱,按照她自己做的记号把包袱送到每个人手里,说,穿新鞋,踏新路,捡元宝。在新年即将来临的时刻,穿上精致的白底黑灯芯绒布鞋,那份幸福,终身难忘。

为了全家人的这份福礼,母亲几乎一整年都在准备。穿烂的衣服,盖破的被褥,装面粉的布袋,裁缝铺里的下脚料,只要是布片,母亲就会洗净积攒着,在淅淅沥沥的雨天,在明明暗暗的灯下,一只只千层底纳好了,一双双黑布鞋做成了。平时放在柜子里小心地收藏着,等到这喜庆祥和的除夕,给全家人带来祝福。

读小学五年级时,我被选进了学校组织的合唱队,每天早晨在礼堂学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准备参加公社组织的“六一儿童节”歌咏比赛。为了统一服装,老师从城里一个学校借来了校服,洁白的上衣,女生配黑色短裙,男生配黑色长裤,鲜艳的红领巾戴在胸前。忽然间,我们觉得自己高贵了许多,连平时老是喜欢勾头含胸的袁志喜都把腰挺直了,把头抬了起来。比赛结束后,当我把借来的校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交给老师时,小小的心里装下了一个不对人言说的秘密:努力学习,到城里读书,就能穿上这么漂亮的校服了。

田地承包到户后,父母把屋后那片长满荆棘的坡地开垦出来种上了花生,大获丰收。那年年底,我家第一次请了村里的裁缝师傅到家,母亲拿出一年来积藏在家的布料,由裁缝师傅根据布料的多少和颜色决定给谁做衣服,谁就满怀喜悦地让裁缝师傅量尺寸。后来我遇到“量身定做”这个词,总会想到我家这个美好的场面。有一块红底白玉兰花的布料,是母亲给姨奶奶贺寿时的回礼,我非常喜欢。裁缝师傅量这块布料时,我就悄悄地挤到他的身边,他果然开始量我的身高,量完后我眼巴巴地盼着他下剪刀,谁知他又开始量姐的身高,我差点要哭了。他计算了一会,对我母亲说:“做两件衣服布料就少了,做一件就多了。”母亲说:“那就给大妹子做一件吧。”随着母亲的决定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裁缝师傅看出了我的委屈,拉过我的手说:“满妹子,我再量量,兴许可以做两件呢。”我忙揩了眼泪,站好了让他量。第二天放学回来,堂屋的晾衣绳上挂了两件红底白玉兰的花衣,只是我那件的衣袖和衣领是用母亲衣服剩下的深蓝色布料做的。我迫不及待地穿上新衣服,去院子里寻伙伴们玩。

初中毕业后,要去城里读书了,卧病在床的父亲艰难地支撑起消瘦不堪的身体,拉过我的手,从内衣袋里掏出二十元钱放在我的手里,对送我去上学的姐姐说:“你妹妹是去城里念书了,你帮她买件呢子衣,就是你堂姐穿的那种,暖和,贵气。”

办完了入学手续,姐领我到梅城商店,帮我选了一件黑色的呢子中长大衣,整整齐齐叠好放在箱里,嘱咐我天冷了就穿上。天有点冷了,但我还是舍不得穿,我想等到生日那天。在15岁生日,我穿上了平生第一件华服,我挺胸,抬头,对看向我的每一个人、每一棵花草树木都报以微笑。

这件温暖、贵气的衣服陪伴我读完了师范,衣服的后下摆已磨得不成样子了,姐把下摆剪掉了一部分,再在腰身处打了两条减线收收腰,就成了一件短装,这件短装我一直穿到结婚,两个衣袖都磨坏了。姐说,干脆把衣袖剪了,改成一件马夹吧。我一想到要把陪我六个冬天的衣服这样肢解,心里很难过,没同意。后来有了孩子,这件衣服成了抱孩子出门的风衣,暖和,方便。

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衣橱里的衣服越来越多,蝙蝠衫、喇叭裤、西装套裙、呢子外套,流行什么就往身上套什么,哪件衣服都没有穿烂过,用母亲的话说,连艳色都没穿褪。每到换季清理衣橱时,心里还真有种“暴殄天物”的愧疚感。于是回乡看望母亲时,就把自己不穿了的衣服打包带上,送给需要的亲戚和邻居。虽然她们穿上并不合适,但看到她们那份喜悦,我也就有了物尽其用的轻松感。

几年前搬新家,我把衣橱做了彻底清理,带了几大箱旧衣服回去,准备送人,母亲说,别送了,现在大家都买新衣服,穿上合身漂亮,不稀罕你的旧衣服了。我愣在那里,看着村里如雨后春笋般建起的瓷砖瓦房,装有路灯的水泥路,庭院里停放的小轿车,也觉出了自己的可笑。当母亲把我那些披披挂挂的衣服变成一双双美丽的鞋垫,分送给家人、邻里时,我很佩服母亲的手巧。

在岁月的流逝中,生活开始删繁就简,买衣服也有了节制,不再跟风,适合自己的衣服才能在身上散发香气和韵味,彼此融合、成全,不适合的,价钱越高越是一副沉重的铠甲。

阳光明媚,漫步街上,在五彩缤纷的万千衣服中,遇到心仪的衣服,掏出工资卡一刷,就能穿上招摇过市。这份得意,这份布香,时时提醒自己:你很幸福,你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用穿上新衣服的心情。

责任编辑:刘芬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